雪松不是松

我胡汉三正准备回来

如果JP被Alex囚禁[段子集]

如果Alex囚禁JP,那不叫囚禁,那叫圈养小宠物。
JP:囚禁?什么囚禁?我不是小宠物么?给特工当小宠物可刺激可好玩儿啦!
Alex:人们都传言这是个危险的黑客,我不知道这是怎么了,但是我觉得我亏了。

[初囚禁的场合]
“鉴于你闯祸太多,以后你就受我监管,不许……”
“好啊,你养我么?”
“不许出门。”
“你帮我买电脑么?我需要新硬盘还有服务器了。”
“不许擅自做出黑客行动。”
“我可以帮你做任务,不行么?”
“不许。”
“我不会惹祸的。”
“……看状况。”

[吃饭的场合]
“想吃什么?”
“吃披萨。”
“不行。”
“我要吃——”
“不,行。”
“不吃了!”
“可乐没收。”

[做饭的场合]
“从我身上下去。”
“我要饿死了。”
“你刚刚才说不吃。从我身上下去。”
“我不吃蔬菜。”
“可乐没收。”
“你是魔鬼!”
“从魔鬼身上下去。”

[洗澡的场合]
“去洗澡。”
“不。”
“洗不洗?”
“不洗。”
“电脑洗澡和你洗澡,选一个。”
“操你的,Alex。”
“提醒你,是我操你。”
“嗷!别打我屁股!”

[睡觉的场合]
“关机,睡觉。”
“等会儿等会儿。”
“快点。”
“两行代码,就两行,别动,别动。”
“我拔插头了。”
“你敢拔插头我就敢自杀!决裂!离家出走!”
“……行行行,写你的代码。”

[第一次做时的状况]
“腿别乱踢。”
“不想做了…疼…呜…”
“再踢打你屁股。”
“我!不!做!了!”
“我不介意强迫,你在被我囚禁!”
“呜……”
“……乖,一会儿就不疼了。”

[打扰工作的场合]
“从我腿上下去我在工……”
“让我看看,让我看看。”
“从我腿上下去。”
“等会儿,嘿,这个我会,让我来——”
[键盘声]
“你看,搞定了。你早该叫我。”
“谢谢。”
“奖励!”
“…今天可以吃披萨。”
“耶——”

[惹祸的场合]
“是不是你黑组织数据库?”
“对不起我错了不要打我!”
“你先从柜子里出来。”
“我不”
“我拿改锥了。”
“我不…等等!别拆别拆!我出来我出来!”
——请问闯祸什么后果?
JP:腰疼,屁股疼,下不来床,没有可乐,被喂蔬菜

[突然搬家的场合]
“收拾东西,搬家。”
“你又出什么任务啊。”
“不要你帮忙。”
“不想走,懒。”
“我还有用剩下的麻醉针。”
“我走,我错了。”
“…你给我从纸箱里出来。”
JP:把自己打包
Alex:心累

[出任务晚归,进门踩到软乎乎的东西]
“嗷呜……”
“…你干嘛呢?”
“我饿,你两天没回来了”
“冰箱里有吃的,你……”
“我是你的小宠物,你说你养我……诶诶诶别拎领子扣子扣子掉了我就一件衣服了!遗弃宠物了啊——!!”

[性命攸关的场合•一]
[耳机一阵杂音]
“听得见么?”
“…JP?”
“温馨提示,4点钟方向有人狙你。”
“…谢了。”
“没什么,保住铲屎官的狗头而已。”
[请问协助任务有什么感想?]
JP:感想,什么感想?腰疼,下不来床

[性命攸关的场合•二]
一日回家,JP房间空的,电脑屏幕亮着,左下角一个黄色提醒,点开,地图,有光标,紧接着是弹窗——
——劫持,威胁你,速来救驾

[性命攸关的场合•三]
[刚出门,耳机一阵熟悉的杂音]
“JP?怎么样了?脱离危险了?”
“不用来救驾了,带枪崩人就行,追踪标识发你手机了。”
JP听到一声轻笑。
“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这么大神通?”
“新鲜,我一卖情报偷信息的,追杀逃命是家常便饭。”
“我去接你回来。”
“别,你把这几个王八犊子都崩了吧,要是——”
“也对。”
“——你来接我,我肯定到不了家就得腰疼。”
“……我在你心中到底是什么形象?”
“衣冠禽兽。”
JP:不作也死不如作死

[离家出走的场合•一]
又是一日回家空无一人,径直走到电脑前,却只见到手写便条——
——离家出走,别找我。
——PS项圈我带走了。
Alex单手把纸条揉成一团。

[离家出走的场合•二]
“今天遇到一群野狗抢吃的,差点被咬到,跑是跑了,吃的丢了。”
每天都收到一条莫名其妙的语音,带着地址坐标。
追过去,没用。
——就当猫崽子出去探险了吧。

[离家出走的场合•回家]
新任务,搬家。回顾。
——对不起。
“诶诶诶哪儿去!不是让你等我回家么!项圈上的住址可不能变!”
“JP!”
“抱…这么紧,喘不上气。”
“跑哪儿去了?”
“先别叨叨,7点钟方向,给他一枪。”

[逃亡的场合]
“电脑和存储盘?”
“带了,上车。”
“你说这次对方目标是你还是我?”
“我应该没有树敌过。”
“又是来追我的…。”
“你就不能老实一点么?”
“这不怪我啊!干这行就这样!要不然你崩了我,省事儿。”
“……车往哪儿开?”
“天!涯!海!角!”
“……说人话。”
“看导航啊!”
——end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假设哈利是女孩

※段子,段子
如果哈利是女孩,我们可以妄自猜测哈利应该会和莉莉一样有一头漂亮的红发,一双绿眼睛,样貌仍然像父亲,个子瘦瘦小小。
那么让我们现在来想象一个场景。一年级火车,德拉科嘲讽罗恩的红头发,一回头,哈利在背后。
德拉科:淦,我现在撕了自己的破嘴来不来得及
事后记仇的罗恩找机会向斯内普告了一状。
德拉科说的:韦斯莱的红头发真丑
哈利听到的:红头发真丑
罗恩告状:马尔福说哈利的红头发丑
斯内普听到的:马尔福说莉莉的红头发丑。
……
德拉科一路走好。

在追求哈利的路上,德拉科不止遇到了哈利教父的阻碍,还遇到自己教父的阻碍。
德拉科:你到底帮谁的?!
斯内普:莉莉。
德拉科:教父你……
斯内普:她是莉莉的孩子。
德拉科:我……
斯内普:她是莉莉的孩子。
德拉科os:淦。我该庆幸教授因走不出初恋而没有结婚生子。

华山雪

※无患哥哥悄悄替知枝挡了一剑之后的故事
@葱开开 我爱开太太

等武知枝焦急地赶回去找人的时候,只见茫茫大雪将天地连成一片,只有一片隐约可见的鲜红藏在雪下,哪里还有那个笑得明媚的少年游侠?

苍白的日光打在武知枝身上,他跪倒在那片发红的雪地上,正摸到一杆冰凉的萧。他不敢继续去拨开雪,只把萧攥在胸口,撕心裂肺地吼着,然而大雪埋没了他的声音,茫茫雪原上,道长单薄的身影显得格外脆弱。

————————————————————

正值中原大雪,江湖上却忽起祸端。从追兵围赶下死里逃生,二人在厚重的雪被上留下串清浅的脚印,一路向前奔去。华无患忽然停下脚步,任双脚陷入雪窝里,直盖到膝盖的边缘,冷得刺骨。武知枝在他前方隔了几丈的位置停下,皱着眉头回头叫他。

“快点走吧,陈杏她们在等支援。”

“知枝,我不去了。”华无患对着武知枝严肃的表情,俏皮地笑了一下。武知枝一时愣着没反应过来,只紧紧盯着华无患的脸,看到汗珠从华无患头顶滑下来,又看着他随手把它挥下去,冲武知枝甩甩手,懒散地说,“我太累了,有你就够了,让我偷个懒。”说完还冲武知枝眨眨眼睛。

“这种关头,你在说什么鬼话?”武知枝的两条眉毛已经纠结在一起。

“就是累了,懒得去。”

武知枝盯着华无患,华无患也盯着他。两个人无言地站了许久。

知道自己拗不过这个任性的游侠,一阵无名火窜上武知枝心头,宽袖一甩,留下一句“随你便”,轻功一展,便继续赶路去了。

华无患在恍惚间把他和他衣服上那只仙鹤叠在了一起,望着那道身影展翅飞去,想着,知枝还是这么好看,满足地哼笑两声,哼着歌,拖着懒散的步伐往前走。

轻快的歌声一断一续,不一会儿被一身沉闷的跌落声打断。

大雪遮住了他,冷得刺骨。华无患想,还好自己替知枝挡了那一剑,要不然,这么冷,他受不了。

他记得,上次知枝去华山要债,也是这么冷,小道长冻得发抖,自己仗着“体质好”,直接把外衫脱下来裹住他。华无患记得知枝缩在那件大外衫里,显得格外小。

不一会儿,血浸透了雪,温温地化开一片,华无患用手抓了一把,满手鲜红,刺眼得很。但不知为何,他想起小道长在华山被冻得发红的鼻尖,红得透亮的耳垂,还有被自己压住时不由得烧红了的脸,都勾得自己血脉喷张。

就是不记得,知枝的怀抱,是不是也跟这血水一样温热。

那血,不一会儿便混在雪里,凉下去。

华无患觉得这样死,太狼狈了。他想翻身坐起来,唱不了歌,最起码掏出自己的萧,再吹一曲。知枝喜欢听他吹萧,有时候伴着紫霄宫旁满天飞舞的桃花,就舞起了剑,道道剑光凌厉,而那身影,美好。

可是他现在坐不起来。浑身无力。

隐约记得,有一次自己喝多了,也是无力得站不住,知枝架着自己,一路走,一路骂。华无患却趴在武知枝肩头傻呵呵地笑,笑声穿过了金陵嘈杂的万象,直笑进武知枝心底。

雪开始盖在华无患身上,他却感觉不到冷。

他想着,知枝不知道该有多生气,自己这么一声不响地消失了。

他想着,也许知枝会以为自己偷偷一个人去流浪江湖了。他不会伤心的。

他想着,这大雪真像华山的龙渊,冻到了心底,又被一腔热血融化,雪水盈满心头,竟从眼角溢出。

他想,还好,武知枝走了。

占下tag码个梗
想看危难之中老王想拿自己去换青的命
然后青对老王说:“牺牲自己这个选项,对于你来说就是逃避责任。”
“你还没懦弱到不敢承担吧。”
“老王,你的价值不能死在我身上,这个锅,我诸葛青不背。”

※AJ,特工x黑客的搭档故事
※筹备了很久的“大作”,辛苦我的小奶球陪我写完给我建议! @格曜曜曜子 ,奶球r有半数功劳!爱你!
※中途不看了都给我打出去

https://shimo.im/sOEfH5uyItQDhokV

话不多说,链接上车
https://shimo.im/Q1IZp17mF8MJxEoE

真的不是我不产出,嘘

AJ群里接文我的部分,abo
门牌号:375912903
话不多说,连接上车
https://shimo.im/6JYt88MkTaYhEeQO

AJ 审判

话不多说,评论区上车

https://m.weibo.cn/5531661279/4172599380659108

[AJ]J&P

※改设如山倒
※偏爱JP多一些x

今天是难得的休息日,本来应该各自待着的实验体们却被叫在了一起。
据说是有新进来的实验体。
“JP,你为什么给自己起这么个名字?是什么的缩写么?”韩国的小巫女在JP身边落座,看了看他手中的电脑,满满的代码一行一行流动,看得她眼晕。
“Japan porno”醉醺醺的声音在她背后冒出来,吓了慧珍一跳。
“哦!是,是这样么?”
“这种小宅男脑子里还能有什么?嘿嘿嘿,嗝。”她显然又喝多了。
JP默默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没打算去跟这帮庸人们解释自己的名字。他在想优化自己手上这个入侵代码——每次入侵主机时候它的运行速度太慢了,JP为了加快它,做了一个数据反馈的收集函数放在里面,因为这个函数导致的延时付出了数次被人打死在研究中心的代价,最终收集了大量入侵时主机的运行数据,准备做点突破。
但是!太丑了这个数据!用人脑做这种数据处理绝对是最差劲的方案!JP不禁怀念起自己辛辛苦苦写得数据分析器,它还跟无数自己写好的成品一起存在那个回不去的家里,挂在小型服务器上闲置。如果那个时候知道自己会用到那些东西,自己绝对不会因为懒得扛沉甸甸的服务器而把它丢在家里,只带了电脑和几个小型代码。
JP恼火地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被利戴琳误解为是对她话语的抗议,然后她哼哼着笑起来。
“哦对——还有他的电脑。来这里的实验体们带私人物品最少的就是他,只有——电脑。啊,我说——你都来了快一年了,还在做这种无谓的尝试么?明治先生已经对你表示过很多次不满了,你不怕,再这样下去你可能哪次死了,就,嗝,被——丢弃了么?”
最起码我是少数没被消除过任何记忆的人。哼,等我实现目标那一天,你们这些头脑简单的人都会畏惧我。
JP把自己的电脑关上灌下一口可乐,翘着二郎腿靠在椅背上开始闭目养神。
什么时候那个新人才会来?这个环境实在不适合分析复杂数据。时间时间,我宝贵的时间啊。
不一会儿,新人来了。
是个金发的俄罗斯人,长得很精致,白瓷般的皮肤配着一身显得有些孱弱。他说自己是翻译官,然后用六种语言自我介绍了一遍,包括汉语。所以JP听懂了。
他的声音还挺好听的。
然后就可以解散了。
JP把电脑往腋下一夹急急地要走,还没到门口,那个好听的声音抓住了JP的注意力,让他不得不回过身去面向Alex。
“JAVA&Python,你是JP吧?”
他说自己叫什么来着?Alex?
“交个朋友?”
这个男人微笑着,JP没法张嘴反驳。
“先离开这里吧,去我房间?”
然后JP就这么被Alex拽着带到了他的房间。一进门,JP就看到了一样极其熟悉的东西——小型服务器!而且绝对是JP自己那台。
“这件事以后再解释,总之,我想和你合作。”
JP没有回答,他看到服务器之后立刻盘腿坐下,迅速打开自己的电脑并连上服务器。Alex在他背后站着,目不转睛地看着大男孩兴奋起来的脸,等着他把要做的事做完。
然后大男孩兴奋地拍了一下手,凑在自己鼻子前搓了两下,抬直胳膊伸了个懒腰。
“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合作。”Alex在大男孩身边坐下,忍不住伸手理了理他的头发。JP愣了一下,看着Alex的蓝眼睛出神。
“嗯…。我其实是个特工,我需要在研究中心偷一些数据。”
“哦!哦!当然可以!这太帅了!不过可能需要很久,因为你知道,我用了一整年还没弄完系统关闭的这点东西。每次能做的事情太少了,而数据库防火墙一定很严密。”
“这没关系,咱们都有的是时间,天才男孩儿。”
JP喜欢这个称呼,也喜欢这个搭档。
很久以后JP后悔了这个决定。这简直是一条下不去的贼船!尤其是数周之后他们俩在研究中心找主机时候,Alex笑他给自己起的名字——“你真的觉得自己和精妙而实用的程序一样么,傻男孩儿?”
JP发誓,下回实验,他就不帮这个混蛋特工偷数据了,他要一枪崩了这个嘲笑自己的人,让他也长长记性。
不过这就是后话了,现在就让我们的傻男孩儿继续走在被连人带机器拐走的路上吧。

AJ]任务失败

※特工小组搭档设定
※有阿雅小姐姐和珍妮
※没车,真的没

https://m.weibo.cn/5531661279/41668006168568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