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松不是松

我胡汉三正准备回来

以心为赌1

※向哨学院设
※正剧向,安雷安无差
※与之前的文章不完全走一个设定。

凹凸学院,一个招收向导和哨兵,以严苛且残忍的教学制度培育出了无数精英,甚至从政府手中获得了至高无上的特权。
雷狮作为新生入学的时候,他不屑于这个地方的认可,他只是迫于一些理由不得不来。之后对这段学院生活有所感激也是后话。
现在雷狮正走在宿舍楼道里,自己的成熟态精神体——海东青,站在自己肩头盯着别人的精神体虎视眈眈地看,吓跑了几个胆小的人。雷狮嗤笑了一声,走到自己房门前。
打开门跟那只小斑鹿对上眼睛的瞬间,雷狮内心飙过一堆粗口,摔门转身就去找卡米尔。
雷狮知道凹凸学院根据契合度测试已经给他们匹配了搭档,雷狮有心理准备这个人可能会让他不满意,但是他绝对想不到居然是这个人。
老子才不跟安迷修做搭档!
雷狮和安迷修在长达一个月的入学测试里发生过一些过节。和往年一样,今年的入学测试是一场杀戮赛,无论是猎杀动物也好,猎杀人也好,这些杀戮都是获得分数必不可少的手段。
以海盗自居的雷狮不热衷于争斗和杀戮,只是为达目的,不放弃任何可行手段。
而以骑士自居的安迷修在任何情况下都不愿背叛自己的骑士道,进而选择了以猎杀动物和击败恶党为主要的得分途径。
自不必说,雷狮和安迷修见面就打,不止打架,这两个人还要互相在嘴上占对方的便宜才高兴。有时候打得、吵得脑子热了,两个人甚至做出一些幼稚行径互相针对,海盗团其余三人都表示:没眼看。
跟一个和自己在任何地方都对立的人做搭档,除非是疯了。
雷狮找到卡米尔,问他搭档是谁,满不满意,卡米尔迟疑了一下,问:“大哥想申请换搭档?”
卡米尔是向导,雷狮是哨兵。这种情况下,雷狮来找卡米尔,还开口就问搭档的事,除了见到搭档不满意,想换来跟卡米尔搭档,应该没有别的理由。
“妈的,我搭档安迷修!”
闻言卡米尔也是一愣,思考了一下继续说道:“大哥,其实安迷修跟你搭档没什么不好。”
“什么玩意儿?”
“安迷修实力很强,跟他搭档不无好处。虽然他会做一些干涉我们的事,但是他的力量肯定能够帮到我们。”
闻言雷狮也冷静下来思考卡米尔的话。
的确,安迷修实力不容小觑,除了坚守的骑士道很蠢以外,脑子也好使,在一些任务里绝对可以成为绝佳的搭档。向导和哨兵的搭档变相等于两人性命绑定,就算雷狮做一些胡作非为的事,安迷修也得先考虑保雷狮性命。
安迷修可没这个实力能在不危及我性命的情况下阻止我做什么。而且有一个能让我天天气着玩儿的也还行。
“好吧。”
雷狮转身要走,又折回来。
“大哥?”
“你搭档是谁?”
“……银爵。”
怪不得反驳我这么快,原来还有银爵这个战力因素。雷狮挑了挑眉毛,卡米尔一时有些紧张。
“那个…大哥…我不是…。”
“没事儿,银爵跟你搭档我也放心。”雷狮拍了拍卡米尔的头,转身走了。
现在让我想想怎么面对安迷修。
雷狮站在宿舍门口,手搭在把手上迟迟没开。海东青站在他肩头不耐烦地理了理自己的毛,冲着雷狮的脸尖锐地啸了一声。
“我知道我知道!我不是怂!”雷狮气恼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冲着自己的精神体吼了一嗓子。海东青扑棱着翅膀飞起来,再次对着雷狮的脸尖啸。
然后安迷修打开门时候就见到了雷狮和他的精神体对吵的画面。
“噗嗤。”安迷修一声憋笑打断了雷狮和海东青,安迷修咳嗽一声板着脸对雷狮说,“恶党,别在楼道里大声喧哗,太丢人了赶紧进来。”
言外之意——丢你搭档的脸了。
“妈的。”雷狮走进去时候用肩狠狠撞了安迷修一下,安迷修痛哼了一声,挥手要打回去,想想还是不要第一天就跟搭档打架,选择窝回床上看书。
往沙发上一坐,四周打量了一下,雷狮就知道为什么安迷修知道他是搭档。所有的行李物品已经被院方摆放好不说,床头还挂了自己的名牌。
正当雷狮觉得无所事事,安迷修的斑鹿走到他面前,扬了一下鹿角顺势提起身子站起来,然后落在地上时微微欠身,像是行礼,还晃了晃自己的鹿角,颇有讨一句称赞的意思。
“不用跟这种人打招呼。”安迷修眼皮都没抬一下,冷漠地冲自己的精神体说。
斑鹿回头看了一眼安迷修,又歪着头看了看雷狮,蹦到安迷修身边又蹦又跳地哼哼着,颇有说教的意思。安迷修几乎是凶了小家伙一句,它才委屈巴巴地缩在床边。
雷狮感到一阵明显的违和感,卡在嗓子眼不知道怎么说好。作为成熟态精神体的拥有者,精神体和本人发生一点意见分歧其实不算什么罕见事,毕竟成熟态和意识态接管了灵魂的不同部分。但是成熟态精神体是在分化之后才出现的,在这之前意识态精神体应该是完全与本人同样行事风格才对。这才刚分化,意识态不应该跟本人差那么远…。
雷狮的思绪被一声尖啸打断了。
是海东青,它高傲地冲着斑鹿啸了一声,像是嘲讽,斑鹿不满地冲它扬了扬自己的角,海东青一招翅膀,跳到斑鹿的角上。斑鹿趔趄着退了两步。
嗤,这小家伙完全跟安迷修一样好欺负,看来是一样的。
然后接下来发生的事狠狠打了雷狮的脸。
好像退却一般,小斑鹿又向后挪了两步,直到靠在墙上。海东青高傲地眯着眼睛,低头去梳理自己的羽毛。
紧接着,斑鹿猛地一个回身把海东青摔到了墙上,紧接着一昂头鹿角撞了上去,可惜这回只夹掉海东青两三根羽毛,倒把自己撞翻了。
就摔这一下也足够雷狮喷一口血了。几乎是同时,呆坐在床上的安迷修也喷出一口血来。
这幼稚的性格跟安迷修完全不一样…。雷狮一招手让海东青落回自己肩头,看着低头听安迷修教训的小斑鹿,一个模糊的念头挂上了心头,又很快甩到脑后。
太不靠谱了。

评论(5)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