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松不是松

我胡汉三正准备回来

以心为赌2

※向哨学院设
※安雷安无差
※这章前半部分基本都是无聊的赘述[捂脸]
※剧情部分summary:雷狮:安迷修你的小秘密被我发现啦!(安迷修:mdzz)

开学两周以后,雷狮发现跟安迷修搭档真的挺好的。
首当其冲是战斗。虽然安迷修会责怪雷狮进攻太莽撞,有点唠叨,但是他并不会干涉雷狮的脚步,反而是紧跟雷狮,确保安全。两周的猎杀课下来,雷狮已经享受起这种不用看背后的战斗了,因为他只要全力以赴地往前冲就可以,爽的很。
然后是日常的生活。雷狮有一次犯懒不想去食堂吃饭,就总用零食代替,安迷修看见了就说帮他带饭,于是雷狮又可以懒到底。
另外,出乎雷狮意料,他们两个很少发生冲突。安迷修尝试扳雷狮的恶习时候,雷狮依然会顶他,但是起不了什么作用——安迷修会义正言辞地把他的话驳回来,然后继续坚持说教。雷狮不知道自己是熬不住安迷修唠叨,还是心虚,不情愿地接受安迷修的说教,很多生活坏习惯都被安迷修掰过来不少。对此,卡米尔表示感激安迷修:能让大哥知道注意身体还是很好的。
雷狮也发现安迷修的确似乎不太对劲。事情还得从课说起。
凹凸学院有两种毕业方式,一种是理论考试毕业,一种是战斗考试毕业。但是战斗考试必须搭档二人一起参加,而且理论考试通过率往往只有百分之一,所以大多数人选择修战斗科目。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两个科目都学。安迷修就是这例外之一。因为学院支持双修,所以课程大多是多时段可选的,也给只学一科的人留出更多练习时间。
只不过雷狮往往用这个时间呆在宿舍睡一觉,或者出去闲逛。然后他就发现,安迷修上课时往往把斑鹿单独留在宿舍,而且小家伙着实跟安迷修性格相差颇远。
第一点,安迷修虽然会对雷狮的挑衅做出回应,但是他显然看得出来,安迷修从来不是生气,是出于对尊严的捍卫做出回应。小家伙却不一样,它会对雷狮一些无聊的玩笑生气,气得上窜下跳的程度。
第二点,小家伙完全不记仇,也不会对雷狮有隔阂,甚至很亲密。它会乐得接受雷狮的亲密行为,甚至会乐得用一些可爱的行为讨雷狮一点欢心。
像个天真的孩子,而不是那个正经、坚守骑士道的安迷修。这不对劲,本来把精神体单独留在宿舍就足够奇怪了。
还有另一点。战斗科目的训练课上,安迷修依然不带精神体。这就更奇怪了。因为战斗中精神体和自己的配合往往很重要,而作为刚分化完的新生,这个配合是需要训练的。也正因安迷修不在战斗课带精神体,雷狮从没见过安迷修的成熟态精神体。
这实在是奇怪,雷狮想不出为什么,去找卡米尔问才知道,学校里流言早就传开了,因为除了雷狮,几乎没人见过安迷修的精神体。
雷狮猛然想起来,确实是,连入学赛时候都是,很少见到安迷修的精神体,总是藏在什么地方吧。
“是想隐瞒什么吧,既然光大哥自己就已经看出端倪来,要是有更多人看过,大家的话放在一起一研究,可能会被发现。”——这是卡米尔的结论。
雷狮回宿舍细细回味卡米尔的话,觉得安迷修也就是摊上自己这么个对流言不屑一顾的“恶党”搭档,没人敢来问自己,要不然安迷修这点小心思有什么用?而且那个光明磊落的骑士要隐瞒什么事,总觉得,很可笑似的。
雷狮自己笑着摇摇头,又想了想,看了眼表。安迷修应该早下课了,去找找。
雷狮起身的时候海东青一翅膀拍在他脸上,落在一旁的柜子上眯着眼睛俯视他,一副不屑的样子。
我知道我在感情用事可以了么?!好奇一下而已啊!
雷狮气得差点一锤子糊在海东青头上,冷静一下又把自己已经召出来的雷神之锤散了,转而调动精神力转换主导精神域。
既然都是要感情用事,就任性一点,不要该死的什么理性阻止我了。雷狮看着海东青从柜子上落下来,化为一只金色的狸花猫。
现在已是夜幕将临,火烧云的红顺着走廊烧上大理瓷砖,像是烫脚,雷狮跑得有些喘。也怪不得他,他已经跑了大半个校园,连个人影都没有,更别提安迷修或者找人问安迷修在哪里了。
雷狮靠着一根柱子上蹲下,气恼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果然还是应该听海东青的,干嘛要管那个傻逼骑士?
这时候一阵轻快的蹄声从走廊另一头传了过来,雷狮几乎是一跃而起,冲了过去,然后在转角处刚好看到那小斑鹿转过尽头的拐角的一抹残影。
…安迷修!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