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松不是松

我胡汉三正准备回来

终极猎杀

@一盏川 盏川太太的刑警和怪盗设定!完全没有太太的画帅气啊啊啊求不嫌弃!
※改过一次

商场的天台上,雷狮迎着呼啸的风声望着脚下的街区。闹市区还不到休眠的时候,处处灯火通明。普通的人们在夜色中狂欢,殊不知楼墙隐盖住的黑暗角落里,藏着危险的猎杀者。
他们都知道,黑暗是最好的猎杀场。
对面的巷口逐渐围起警车,尖锐的嗡鸣声叠加,已经传入雷狮耳朵里。
“大哥,安迷修冲到了街上了,我想他应该是发现了。”
“我看见了,”这座小商场并不高,雷狮能清楚地看到安迷修那一身白衬衫风驰电掣地卷出巷口冲着自己所在的建筑来了。“猎物上钩了。做你们该做的吧。”
————————————————————————
安迷修推门冲进天台时候,天台上空无一人,只有风声作响。处于警戒,他举着枪,绕着楼梯间外围转了一圈。还是空无一人。
疑问在他心头绕了一圈,等答案浮出大脑,安迷修快速向后撤了一步转身用枪指着楼梯间的顶。
还是来不及了。
黑色的身影扯着白披风拉出的轨迹卷过安迷修身旁,然后安迷修的枪脱了手。
随着咔哒一声,那把枪化为了一堆零件。安迷修看着那些零件零散地趴在地上,懊恼地握了握拳头。
“第一局已经输咯,那么,开始下一局吧?”
雷狮得意地笑着扬了扬自己的帽子,等安迷修呆呆地问出那一句“什么”时候,将自己的帽子向楼下一抛,转身冲了出去。
安迷修几乎是毫不犹豫地追着那白披风的尾巴跟了上去,加速,再加速,雷狮的披风边缘几乎要被安迷修抓住。
然后雷狮踩在天台的边缘上一跃而起,稳稳地落在对面的楼顶,一步不停地往前跑。
他听见背后有地面被撞击的声音,得意地笑起来。但是他回头看的时候,心里的得意消了不少——安迷修用一个漂亮的前滚翻作为缓冲,然后迅速直起身子继续追了上来。
就平地速度来讲,安迷修比雷狮要快一些,但是加上这种街区跑酷就不一样了,安迷修没经验,落地很费劲。上一次的时候,雷狮就是用这种手段溜得安迷修几乎跑断了气,但是雷狮还游刃有余。
看起来是吃教训,练了不少。
雷狮回头时正好与安迷修视线相对,那双漂亮的绿眼睛射出的眼神像正追捕猎物的狼,果断而狠厉。
不错,就是这样才有意思。
来吧安迷修,游戏才刚开始呢!
————————————————————————
以闹市区密集而低矮的楼房顶为舞台,两抹白影将这场追逐游戏渐渐推入佳境。
安迷修的进步在雷狮的路线设计中被考虑了进去,借用地形设计出微妙的差距,使二人的距离保持了平衡。
两个人都渐渐沉浸于这场游戏,连安迷修,也不自觉露出兴奋的笑容。比起警察与小偷,二人更像同台竞争的死党,怀着激动和愉悦一决高下。也的确,这样势均力敌的正面冲突令人热血沸腾。
正在这时,安迷修突然注意到隔着几条小巷,一旁的楼上有一个熟悉的身形,正在装狙击枪。
白发的恶鬼!
安迷修不得不停下来,看帕洛斯目标何处。帕洛斯所在的楼正好比安迷修所处要矮,安迷修顺着他的地方望过去,目光流过一条窄巷,正看到了在处理刚刚事件的艾比兄妹压着捕获的犯人。
糟了!
“埃米听得见么!”安迷修打开蓝牙耳机,一边冲另一端大喊,一边望向雷狮逃走的方向。距离已经拉开很远了。安迷修仔细看了一下,发现雷狮正逃向闹市区的边缘。安迷修知道,离开了闹市区,这场猎杀就算结束了。他观望了一下,发现一条能截过去的近路。
“怎么了,安哥?”
“有人正在瞄准你们,立刻离开那条窄巷!”安迷修一边从楼顶跃下,追着雷狮一路狂奔,一边冲埃米大喊,“离开那条窄巷!”
“知道了。”
到这时,安迷修终于察觉到不对劲。这不应该是一场纯粹的追逐游戏而已。当他比雷狮先一步落在边缘的小楼上并抓住雷狮披风的时候,耳机里响起的尖叫让他猛然惊觉这场猎杀游戏的猎杀目标,不是雷狮,甚至也不是自己。
——————————————————————
事情稍微往回倒一些,回到下午。安迷修的小组从来不是负责追捕雷狮的小组,第一次结梁子也是安迷修在一次行动中误打误撞差点抓住雷狮。今天下午也是,那时候安迷修正在一伙被通缉已久黑帮成员的窝点探查。三天前,警方得到关于这个窝点的线报。没人愿意犯险,安迷修只身前往作为内应。
虽然只有他自己,任务还是照常完成了,围剿非常成功。
在任务途中,安迷修发现这伙人正准备应对什么很严重的事,因此完全没有注意到警方的行动。
围剿结束以后,安迷修简单搜查了一下,就发现了原因。
——雷狮海盗团。
然后事情就接回了开头。
——————————————————————
“埃米!埃米!你听得到么!”安迷修匆忙冲着那边喊起来,没有回音,一阵沙音之后,什么也听不见了。他大意了,他忘了,雷狮海盗团还有一个近战强人——佩利。
“看起来很成功啊。”雷狮得意地笑着,神情里是雄鹰的高傲,将自己的披风解下一甩,脱离了安迷修的束缚。安迷修的动作紧随其后,一把抓住雷狮的左手,一扭一摁将他钳制在一侧的台沿上,冲着他怒吼起来。“你做了什么!”
“嘿,冷静,骑士先生,”雷狮的表情痛得有些扭曲,但是安迷修能看得出他眼睛里的得意和兴奋,“我们从来不对警员或者普通人出手,你知道的。”
“你们的目标是犯人。”安迷修手上的力度不自觉地松了一下,然后雷狮抓住了这个时机,一个发力、翻身,飞起一腿将安迷修踹开。安迷修反应过来即时格挡,但还是趔趄着后退两步,一脸阴郁地盯着雷狮。
他们的目标一开始就是那些犯人,之所以由雷狮引开自己,是为了保护队友的安全。如果不把自己引开,以自己的能力,如果让帕洛斯狙击,绝对能在帕洛斯从那座楼逃走之前抓住他;如果让佩利近身击杀,反而会被自己抓住。所以干脆利用自己,把他们推进佩利的攻击范围。
自己的每个行动都在他的预料中,可恶。
安迷修冲雷狮扑过去,和他缠打在一起。拳脚相错,两个人都拼尽全力试图击倒对方这是捕食者间的决斗,决定谁才是猎物。
这是终极猎杀的最终阶段。
“大哥!任务完成了,你怎么还没下来?”
“哈…哈哈,”雷狮挡下安迷修的一拳,快速后撤几步拉开距离,喘几口气,“安迷修比想象中难对付啊!”
“我猜到了,佩利正在往你那里赶。”
“哦,快点吧!要不就得给我收尸了。”雷狮试图尽量轻松地回答卡米尔,但是做不到。安迷修的体能和格斗术比雷狮强,虽然差距不大,但是累积下来,雷狮已经到几乎得不到喘息的时机,被步步紧逼,最终被安迷修再度摁住,撂倒在地上。
安迷修将雷狮的右手扣在腰后,跪俯在他身旁把他死死摁在地上。
“雷狮,你输了。”
啊,输了么?
雷狮看着安迷修如同狼一般的目光,心里不由得有些发寒,只得发出几声苦笑。
这时一阵脚步声从楼梯间传来。
“啊,看来还没结束呢,骑士先生。”
安迷修再度在雷狮眼睛里看到了得意和高傲,像只得逞的鹰,几乎要长啸着冲自己炫耀了。
看来这场猎杀不得不暂时终止了。
佩利冲上天台时,雷狮靠着楼梯间的墙有些失神地摸着自己的脖子。
“雷狮老大!你没事吧!”
“嗯,走吧。”雷狮起身去找卡米尔汇合,满脑子都是刚刚安迷修扯下他颈带时候的样子,眯着眼睛笑着,说:“这次先放你走了,恶党。这个,我就当做战利品了。”然后转身跳到另一座楼顶。
——————————————————————
第二天,安迷修握着那个颈带提交了自己的转组申请,请求调去追捕雷狮。
这场猎杀还没结束,我会让你知道谁才是猎物。

评论(5)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