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松不是松

我胡汉三正准备回来

凹凸的一夜狼人杀

※无聊产物
※除了安雷没有固定cp
※首页有规则。记得先看规则,一定要记得!看规则!!!
※猜不到结局系列。真的刺激。我自己写完都觉得刺激。

为了活跃大赛智力活动,七神使临时决定举办一夜狼人杀直播赛,抽选玩家强制参与。
牌局设定——三张村民,两张狼,一张占卜师,一张怪盗,一张捣蛋鬼,一张狂人,一张扫晴娘。
最终的游戏参加者——八人,艾比,埃米,安迷修,雷狮,凯莉,金,格瑞,紫堂幻。他们走上排成环形游戏位,心情复杂地翻开面前的身份牌。

“天黑请闭眼。”
丹尼尔这句话伴随着几个人一脸刚看完身份牌的痛苦降下,同时各身份位上的屏蔽隔绝也各自开启。

“狼人请睁眼,狼人请确认同伴,狼人请闭眼。”
桌子发出了一声凄惨的嘎吱声。
“占卜师请睁眼,占卜师请翻看牌面。占卜师请闭眼。”
“怪盗请睁眼,怪盗请换牌,怪盗请闭眼。”
“捣蛋鬼请睁眼,捣蛋鬼请换牌,捣蛋鬼请闭眼。”
“天亮了,各位玩家请睁眼。开始讨论。”
几个人的视线相互交错着环视了一圈,各怀鬼胎地沉默着。
来吧,游戏——开始。

“那么,特殊身份们先说说线索吧?”凯莉拆开一根棒棒糖含进嘴里,优先开口打破沉默。
“我是占卜师,我看了场外牌,”安迷修停了一下,一边环视一圈人一边说,“场外一张怪盗牌一张狼人牌。也就是说这局是单狼,没怪盗。”

“他说的是假的!”
“恶心帅你屁话!”
金和艾比同时发声。

站在安迷修斜侧方的艾比一个激动差点从位子上翻出来揍他,埃米急忙伸手拽住她,满脸紧张和无奈地叫她保持安静。
迟了,所有人都从艾比的行动中看出端倪。

此时安迷修对姐弟二人的身份已有大致猜测,一转视线正对上雷狮审视的目光和轻佻的笑容。
一副了然于心的表情。
雷狮和安迷修互相盯了一会儿,雷狮把视线挪开了。
多亏安迷修的莽撞,他已经有对策了。

凯莉把场上的人都扫了一圈,翻了翻眼睛决定把话题转到金头上:“金,你为什么要说安迷修说谎?”
“我,我!”金砰砰砰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我是怪盗!”
“哦?有意思,那你换了谁?”从雷狮鼻子里哼出这么一句话,砸得金结巴了一下。
“我我换了,格,瑞,”金吞了吞唾沫瞟了格瑞一眼,“我换了格瑞的村民!”
格瑞皱着眉头沉默了一会儿才承认:“的确,我是村民。”

“你们俩这双狼嫌疑很深啊,这对发小?”艾比斩钉截铁地顺过话头,直接砸了格瑞和金一个双狼头衔。

“双狼是……”
“双狼是不可能的。”安迷修的发言被雷狮打断,“因为场内只有一匹狼。”雷狮和安迷修两个人再度对上视线,雷狮眯起眼睛,沉沉的声音里夹杂着微扬的笑意。来吧安迷修,猜我的身份——“因为我是占卜师,场外牌是狼人牌和狂人牌各一张。”

哟,看大戏咯。
凯莉把棒棒糖拿出来在嘴唇上碰了碰,毫无意外地看着安迷修一脸噎住的表情。
这真是太刺激了,死对家对跳占卜,有看头。

过了几秒,安迷修从冲击中缓过神来,搓了搓自己的额头,希望自己从这段发言里读到的隐藏信息是错的,但是他紧接着就看到了雷狮得意的笑容——他知道,安迷修已经明白他的身份了。
安迷修缓口气,咬死了自己的身份:“不管你们怎么想,我的确是占卜师,线索我也提供了。”

艾比就着刚刚的姿势要翻出去揍人,被埃米一把拉住。“争这个也没用,先各自报身份吧!我是民。”埃米及时张嘴转变话题,坐住自己的身份。
一声弱弱的“我也是民”接在埃米的话后面,是紫堂幻。

一时之间,沉默充斥了游戏,眼神飘来飘去地和自己的敌人或队友交锋,彼此试探着对方是敌是友。格瑞注意到凯莉的视线,被视线灼出一阵不详的预感,只好开口打破沉默。

“凯莉,你还没说你自己的身份。”
“哦?终于想起来问了啊。”凯莉笑了笑,用棒棒糖点点金和格瑞的位置,“我是捣蛋鬼,换了你们两个的身份。”
“我和格瑞?!”
“对了,你和格瑞。有什么线索词要改么?”

格瑞脸色沉了一下,再度和金交换了一下视线,开口道:“我是怪盗,换了金,他原身份是狂人。在你换牌之后,我应该还是怪盗,金依旧是狂人。”

这个身份推翻把一众人吓得全没了声——同时攻击安迷修和雷狮的占卜师身份,这个对跳够刺激。

金明显噎了一下,跟格瑞对着视线忐忑许久,故意提高了自己的音量:“好吧好吧我承认!我是狂人!”

凯莉把棒棒糖放回嘴里,欣赏这一众打架能手惊慌的视线彼此交错。她并不急于胜利,重要的是她要套出所有人的身份。

大概除了这位正在搞事的捣蛋鬼,其他人心里都是一团乱麻。
到现在也只有雷狮和安迷修跳了占卜师身份,要是真给这两个人坐住了身份,就麻烦了。

突然埃米发起了一个话题引诱,把注意力拉过去一点点,“诶,姐你什么身份啊?”
“什么什么身份!你是不是傻了!我们——”看着埃米一脸要死的表情,艾比智商上线了几秒,“我们就算是姐弟也没用!我是民这件事不会告诉你!”
“已经告诉了…。”
几个人同时在心底吐槽了一下。

埃米一转头正好对上安迷修和雷狮两个人同时望过来的视线,脑子里一过刚刚的发言,心里浮出一个猜测——天啊,真希望是猜错了。

又是一阵沉默。
该知道的已经大致知道了,要怎么赢…?
两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
就这么办吧。

安迷修咳嗽了一下,说出一段推断:“我觉得这两个人的身份跳得太奇怪了。狂人断然没有缩成村民的道理,本来安全角色就不够掩护狼人。我还是原话,我的确是占卜师。”
“那你是想说这两个人互相掩护了?”雷狮嗤笑着接上。
“我是这么认为——”
“那你是想说他们是双狼么?”
“没错。”
“哦——占卜师先生,发言冲突了吧?”
“等!不对——”

安迷修上雷狮套了啊。凯莉看着这两个人一来一去不禁笑了一下。
现在格瑞和金的身份不能确定。恐怕在金身上开刀是没用了,那么——

“二位,可以让我插一句么?”
“你说。”
“我现在要推翻我刚刚的发言,”凯莉笑着看到这几人脸色明显青了一下,扬着愉悦的声音指了指紫堂幻,“其实我是把紫堂幻和格瑞对换了。”

“凯莉。”格瑞瞪着凯莉,凯莉感觉到背后一阵寒颤。
“那个…我的确是民,我的身份发言不动。”紫堂幻弱弱地发声。
“我也需要推翻发言。我是村民,”格瑞停顿了一下,“但是我担心金原身份是狼人,所以为了保自己一下,就甩了一个狂人的身份过去。”

“哇哦。”凯莉鼓了鼓掌,“你们这对发小的怪盗对跳配合真不赖啊。戏精,戏精,不错,不错。”

糟了。要是金继续咬着狂人的身份不放,我和安迷修这个占卜对跳就不对等了。没人和安迷修冲突,但是金却和我冲突了…。
雷狮恼火地抓了一把头发。凯莉,你他妈真能耐。只能自己跳出来去和安迷修冲突了。赌一把吧?
他看了看安迷修,发现他也正在盯着自己。
嘁,表情跟个傻逼似的。
雷狮笑了。

“我真的是狂人是没错的啊!”金突然出声吸引注意力,雷狮立刻接上夺走话语权,“我要推翻我的身份发言。”
雷狮停顿片刻,说道:“我是怪盗,换了金的牌。不过,”雷狮咧着嘴得意地笑了,“由于追加条件限制,我不能说身份。你们尽可以猜我的身份,不过吊我是没用的。”
“这样的发言可不能让人信服,谁知道你是不是狼人。”格瑞冷冷地接过来一句。
“等下,”金紧忙接过格瑞的话,“他说的好像,是真的。不能吊他!”
“那,他不能说,你总该交代一下吧。”凯莉一句话逼上来,金蔫蔫地回了一句,“条件限制,不能说。”
“这么巧。”安迷修瞪着雷狮得逞的笑容,刚刚心都快从嗓子眼跳出来——要是赌错了就输了。

“那么,我可以继续发言了么?”雷狮环视玩家们,继续说,“安迷修的发言和我显然冲突了,再加上他刚刚自己发言互相矛盾,这家伙,肯定不是占卜师。我觉得,安迷修是狼人。”
“我不——”
“别急着反驳,”凯莉再次发声,“我要再推翻证词一次。”

众人齐声骂道:“我靠你还推?!”

“哎呀,我不就是捣蛋鬼么?该做好捣蛋的工作啊,”凯莉笑着晃晃自己的棒棒糖,“其实,我换的人跟格瑞和金根本没关系,之所以说他们俩是为了试探身份而已。事实上,我换的是——”
“安迷修和雷狮。”

这一声把大家全都砸灭了火,只有视线在来回滚动。

过了许久,安迷修出声继续咬定自己的身份,雷狮一副受不了的样子再次推翻发言:“好吧好吧,那我就说了。”
“原身份是怪盗是扯淡的,安迷修应该是真的。我的本来身份是狂人。我猜金应该是扫晴娘吧?”
“这么快冲出来进攻占卜师身份,又拼命吸引注意力,应该是扫晴娘。”安迷修出声赞同。

“我现在已经大概知道所有身份了,听听我的推测?”
“说。”
“安迷修是原占卜师,凯莉是捣蛋狗——”
“你才是狗。”
“我是原狂人,”雷狮没有理睬凯莉,“金是扫晴娘。四个跳民的里面,格瑞和紫堂应该是真的,埃米应该也没假。艾比从开局表现就很奇怪,跳民时机也有些钻空子——偏偏是格瑞让出民身份跳怪盗时候。”
“所以我认为,艾比是这局的单狼。”

“哇——雷狮你好厉害!”金和紫堂毫不犹豫地信了雷狮的推测,格瑞沉默了一下没有表示,艾比气得要揍人,凯莉一副旁观者的样子。
那么这样就,大局已定了。

“要投票了么?”丹尼尔看准时机提问,得到了肯定回答。
“请按下手边的投票器上你认为是狼人角色的头像。”
“投票结果,艾比5票,雷狮1票,安迷修2票。”
“游戏结束,艾比被吊死。”
“狼人胜利。”
————————————————————————
真身份表
场外占卜+村民
原双狼 埃米和被换走的艾比
原狂人 安迷修,被换为狼
原怪盗 雷狮,换了艾比的狼,又被换为狂人
瑞:民
金:扫晴
紫堂:民
凯莉:捣蛋鬼
————————————————————————
看到凯莉一脸了然,雷狮说:“我猜,凯莉应该是基本猜到真表了。也是,你利用身份来回试探那么多次,猜不到就有鬼了。”

“是啊。但是你和安迷修这个配合战打得这么漂亮,就算知道我也推不翻你们俩的发言啊。”凯莉耸耸肩,“我猜,从雷狮跳了占卜你们俩就互相知道身份了吧?安迷修的场外牌发言吸引了雷狮注意力,雷狮再来个对跳把线索还回去,这样一来两个人已经把彼此的身份都对上了,再加上艾比的愚蠢表现,大概的特殊身份也猜得差不多了。这个暗号也打得太漂亮了,我佩服。”

“主要是直觉。”安迷修尴尬地挠了挠头,“因为我猜艾比姐弟那边应该是双狼,雷狮又暗示我是同伴,只能是怪盗换狼了。”然后他和雷狮互相露出一个笑容,算是胜利庆祝。
众人道:“呵呵,真刺激。”

评论(10)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