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松不是松

我胡汉三正准备回来

喜欢吃刀子是为什么

对于我个人来讲,看到写得非常好的刀子时候,就像小孩子看着技艺娴熟的老人熬制一份粘稠的、金黄色的糖浆。然后糖勺拉着糖丝细而密地挂在冰凉的大理石板上,结成亮晶晶的一张薄片,汇成糖画,透着诱人的金光。然后迫不及待地吃,放进微微嘴里一化,才发现问题——
糖丝像针尖似的扎进嘴里,疼。
要吐出来,又舍不得,要狼吞虎咽地吃下去,又怕扎得更厉害,只好忍着疼慢慢尝,反倒格外有滋味。一直到品完最后一点焦香,才突然反应过来——居然吃完了,感觉意犹未尽,还想吃。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