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松不是松

我胡汉三正准备回来

特别好看

@一盏川 犒劳辛苦的川川!
※经纪人安哥x偶像雷狮
※瞎起标题

巡回演唱会的最后一场,最令人激动的一曲。所有人的心都被旋律和歌声抓住,眼神随着聚光灯打出的焦点摇动。伴奏在鼓动,主角在舞动,人心在躁动,一切碰在一起,冲撞,沸腾。旋律再上扬,情绪再高涨,雷狮直将所有人的心都唱得鼓涨起来,一起爆上最后一个高音。听着粉丝们的尖叫和高呼,他咧开嘴笑了,比灯光更耀眼。“谢谢大家。”说完,他手一扬,将话筒猛摔在地上,冲粉丝们挥挥手,丢下尖叫得几乎爆裂了的粉丝们转身下台。
刚刚走进幕布的阴影边缘,活力无限的样子顿时蔫了不少,一副累得要死要活的样子直赖倒向经纪人身上,“可累死我了。今天是最后一场了吧?”说着,雷狮左手绕过过安迷修的肩膀,一边懒洋洋地靠上去,一边勾住安迷修的脖子将他的上身拽过来。
安迷修被他拉得一个趔趄,对着雷狮邀功似的眼神无奈地笑了一下。
这哪里有累得要死的表现啊?
“的确是最后一场了,也给你安排了一周的休假,”安迷修摘下自己的眼睛,叠起眼镜腿在雷狮头上敲了一下,“但是!休假也不能乱来。酒吧和通宵打游戏都是不行的,想要过度纵欲也没门。晚上回家就乖乖睡觉,听见没?明天公司有个会议你也得去听,打瞌睡是绝对不行的。”
“知道——我去换衣服,然后卸妆。”雷狮翻了一个白眼,拿肩膀头狠狠地撞了安迷修一下转身走向后台的换衣间。
望着雷狮伸着懒腰的修长背影,安迷修莫名地有些不妙的预感——今天怎么这么乖?
安迷修的视线一直尾随雷狮到试衣间门口,在他转身时两人刚好对上眼神,雷狮眯起眼睛笑了,靠在门框上,冲安迷修勾勾手指,无声地说了一句话:“要进来看我换衣服么,安迷修?”
乖个屁。
教养极好的经纪人先生默默在心里骂了一句,把头扭开了。
然后我们的经纪人先生就靠在后台的楼道里一直等得人都散光了,也没等到雷狮从里面出来。安迷修进去一看,只剩了一张嘲讽般的签名贴在化妆镜上对着自己。
雷狮啊!!
————————————————————
最后还是金的一个短信把在街上当无头苍蝇的安迷修叫到了酒吧。
推开门一进酒吧,就听到了雷狮微微有些撕裂似的歌喉,狂野地滚在酒吧里,雷狮还穿着那身演出服,只不过卸了那一脸妆,还戴上了一条颈带,挂着一颗黑色的星星。他应该是已经喝了酒,脸上晕着红,眼神也有些迷离。雷狮踩在桌子上高声唱着,酒吧舞台上的DJ是帕洛斯,带头呼应雷狮的是佩利,卡米尔窝在一旁有些担忧地看着。
一恍神仿佛回到了高中时代,安迷修也沉浸进去。安迷修能感觉到,最近舞台上的雷狮似乎是少了些什么,说不清楚,大概是最近公司这边又给了太多束缚。现在的雷狮是完整的,自由的,即使略微嘶哑的嗓音有些毁美感,也不影响他对听众情感的调动,安迷修的心都随着鼓点响动了。
……偶尔放纵一次也没什么不好。
金看到他,挥手要喊,安迷修紧忙示意他安静,悄悄地走到吧台旁在格瑞和金他们旁边坐下,侧头听着雷狮唱歌。
安迷修听金说,是雷狮决定搞同学聚会,让卡米尔帮他悄悄地包了酒吧,请了一群老同学来聚会。基本都是高中时代的同学,也打好了招呼不能拍东西上传网络。当年凹凸学院那几个风云人物全来了,包括被格瑞摁着在吧台喝牛奶的未成年,嘉德罗斯。
几个老同学随便和他聊了两句,安迷修心不在焉地应着,心神全在雷狮身上。
“雷狮平时没什么负面新闻,你也清闲一些吧。”
“是。”
“还不是安迷修给雷狮挡下来,我记得有一次有个人在网上诋毁雷狮,传得沸沸扬扬真假难辨,安迷修,你把人家告得裤子都没有了。”
“是啊。”
那时候是雷狮刚刚出名,安迷修也还不是他的经纪人。有人恶意诋毁雷狮,刚巧安迷修在雷狮所在的公司当法律顾问,就帮雷狮打了一场官司。安迷修一点都没放过他,在法庭上步步紧逼,每条赔偿列得有理有据,被告吓得脸色都白了,当场吐出一口血来。自此,雷狮的娱乐圈生活整个消停了不少,安安心心地唱歌作曲,安迷修也因此契机莫名其妙地管起雷狮的很多事情,最后干脆给他当起了经纪人,后来又莫名其妙变成了恋人。
说来有意思,这两个人高中时简直是宿敌关系,几乎每件事都要敌对,唯独有一次雷狮想搞表演,是当时的学生会长安迷修向校领导据理力争,争取下来的。倒跟现在很像,雷狮的个人生活处处跟安迷修对着干,但是公司方面想硬派给雷狮一些活动时候,安迷修都想办法回绝掉了。雷狮厌恶的,安迷修从来不接。
“搞不懂你。”嘉德罗斯突然插进来冒出这么一句话。
“嗯?”
“安迷修,我记得你修了双硕士?金融系和法律系,你还考了律师的执照。”
“是啊。”
“那你何必就只当这个小小的经纪人。”
“我——”
他的话被打断了。雷狮唱完以后,醉醺醺地对着话筒吼起来。
“安迷修!就是个!大傻逼!浑蛋!”
我靠,雷狮,我又怎么惹你了啊?
安迷修满脸黑线地回身望着雷狮,完全没注意吧台另一边走来的凯莉。
“哇哦。安迷修,你对你们家小歌星做什么了啊?”
“什么也没有?凯莉你别笑得那么危险,吓得我鸡皮疙瘩都掉了。”
“啧啧啧,你瞧他醉得,快点去把他抱回家吧。”
转头一瞧,可不是,雷狮整个人都栽进了沙发里,胳膊还晃晃悠悠举着话筒往嘴边送,打着酒嗝稀里糊涂说话,时不时傻傻地乐一会儿。几个喝得断了片的呼应着雷狮,整个酒吧都要闹翻了天。
安迷修努力地辨认了一下雷狮话筒里喊的话,听完愣了愣,又忍不住笑着摇摇头,“让他玩儿吧,醉都醉了。”
“你就是惯着他。”凯莉翻了个白眼,从吧台上拿了一瓶酒走了。
安迷修刚刚听见雷狮说,“这个婆婆妈妈的混蛋,在各种商谈时候,真的,帅死了。我跟你说,他,他穿西服,特别好看,一本正经地说话,也,特别好听。他,他那套,义正言辞的样子,怎么那么好看?嗯?明明最讨厌这种,虚伪的,正义,他怎么就,不让人讨厌?”
傻死了。我给你挡着那么多事,你讨厌我就是没良心。
安迷修搓了搓自己的额头,整个人靠在吧台上,摸了杯低度数鸡尾酒喝了一口。
—————————————————————
一直到一酒吧的人喝断片了一半,安迷修才过去把几乎睡在沙发里的雷狮抱起来,准备回家。
“唔…安迷修?”雷狮迷茫地眨了眨眼睛,眼神晃了晃,又闭上眼睛,嘟囔着,“你不唠叨我…嗝…你不是…安迷修。”
“我为什么要唠叨你?”
“因为我…我…嗝?”
“回家吧。明天的会我给你请假了,放心。”
“嗯?”
断片有点严重啊。
安迷修微微皱起眉头,又无可奈何地笑了,决定不跟醉鬼继续说话,一心半抱着他往外走。
“安迷修。”
“安迷修?”
“安迷修!”
“喂!安迷修!”
“怎么了?”已经到了车上,安迷修帮他扣安全带时候,正感觉到热乎乎的气喷在自己耳朵上,整个人都顿了一下。大概是从酒吧出来时候冷风吹了一下,安迷修看见雷狮已经清醒了不少。
“你为什么给我当经纪人啊?”
安迷修不禁愣了一下,猛地回想起这人刚刚那副狂乱的,活力四射的样子。
大概是沉迷了吧。
为了故意逗他,安迷修学着他刚刚那副醉样,嘟嘟囔囔地说:“因为你…嗝…在舞台上…特别好看…嗝。”
“滚。”

评论(3)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