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松不是松

我胡汉三正准备回来

[AJ]J&P

※改设如山倒
※偏爱JP多一些x

今天是难得的休息日,本来应该各自待着的实验体们却被叫在了一起。
据说是有新进来的实验体。
“JP,你为什么给自己起这么个名字?是什么的缩写么?”韩国的小巫女在JP身边落座,看了看他手中的电脑,满满的代码一行一行流动,看得她眼晕。
“Japan porno”醉醺醺的声音在她背后冒出来,吓了慧珍一跳。
“哦!是,是这样么?”
“这种小宅男脑子里还能有什么?嘿嘿嘿,嗝。”她显然又喝多了。
JP默默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没打算去跟这帮庸人们解释自己的名字。他在想优化自己手上这个入侵代码——每次入侵主机时候它的运行速度太慢了,JP为了加快它,做了一个数据反馈的收集函数放在里面,因为这个函数导致的延时付出了数次被人打死在研究中心的代价,最终收集了大量入侵时主机的运行数据,准备做点突破。
但是!太丑了这个数据!用人脑做这种数据处理绝对是最差劲的方案!JP不禁怀念起自己辛辛苦苦写得数据分析器,它还跟无数自己写好的成品一起存在那个回不去的家里,挂在小型服务器上闲置。如果那个时候知道自己会用到那些东西,自己绝对不会因为懒得扛沉甸甸的服务器而把它丢在家里,只带了电脑和几个小型代码。
JP恼火地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被利戴琳误解为是对她话语的抗议,然后她哼哼着笑起来。
“哦对——还有他的电脑。来这里的实验体们带私人物品最少的就是他,只有——电脑。啊,我说——你都来了快一年了,还在做这种无谓的尝试么?明治先生已经对你表示过很多次不满了,你不怕,再这样下去你可能哪次死了,就,嗝,被——丢弃了么?”
最起码我是少数没被消除过任何记忆的人。哼,等我实现目标那一天,你们这些头脑简单的人都会畏惧我。
JP把自己的电脑关上灌下一口可乐,翘着二郎腿靠在椅背上开始闭目养神。
什么时候那个新人才会来?这个环境实在不适合分析复杂数据。时间时间,我宝贵的时间啊。
不一会儿,新人来了。
是个金发的俄罗斯人,长得很精致,白瓷般的皮肤配着一身显得有些孱弱。他说自己是翻译官,然后用六种语言自我介绍了一遍,包括汉语。所以JP听懂了。
他的声音还挺好听的。
然后就可以解散了。
JP把电脑往腋下一夹急急地要走,还没到门口,那个好听的声音抓住了JP的注意力,让他不得不回过身去面向Alex。
“JAVA&Python,你是JP吧?”
他说自己叫什么来着?Alex?
“交个朋友?”
这个男人微笑着,JP没法张嘴反驳。
“先离开这里吧,去我房间?”
然后JP就这么被Alex拽着带到了他的房间。一进门,JP就看到了一样极其熟悉的东西——小型服务器!而且绝对是JP自己那台。
“这件事以后再解释,总之,我想和你合作。”
JP没有回答,他看到服务器之后立刻盘腿坐下,迅速打开自己的电脑并连上服务器。Alex在他背后站着,目不转睛地看着大男孩兴奋起来的脸,等着他把要做的事做完。
然后大男孩兴奋地拍了一下手,凑在自己鼻子前搓了两下,抬直胳膊伸了个懒腰。
“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合作。”Alex在大男孩身边坐下,忍不住伸手理了理他的头发。JP愣了一下,看着Alex的蓝眼睛出神。
“嗯…。我其实是个特工,我需要在研究中心偷一些数据。”
“哦!哦!当然可以!这太帅了!不过可能需要很久,因为你知道,我用了一整年还没弄完系统关闭的这点东西。每次能做的事情太少了,而数据库防火墙一定很严密。”
“这没关系,咱们都有的是时间,天才男孩儿。”
JP喜欢这个称呼,也喜欢这个搭档。
很久以后JP后悔了这个决定。这简直是一条下不去的贼船!尤其是数周之后他们俩在研究中心找主机时候,Alex笑他给自己起的名字——“你真的觉得自己和精妙而实用的程序一样么,傻男孩儿?”
JP发誓,下回实验,他就不帮这个混蛋特工偷数据了,他要一枪崩了这个嘲笑自己的人,让他也长长记性。
不过这就是后话了,现在就让我们的傻男孩儿继续走在被连人带机器拐走的路上吧。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