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松不是松

我胡汉三正准备回来

华山雪

※无患哥哥悄悄替知枝挡了一剑之后的故事
@葱开开 我爱开太太

等武知枝焦急地赶回去找人的时候,只见茫茫大雪将天地连成一片,只有一片隐约可见的鲜红藏在雪下,哪里还有那个笑得明媚的少年游侠?

苍白的日光打在武知枝身上,他跪倒在那片发红的雪地上,正摸到一杆冰凉的萧。他不敢继续去拨开雪,只把萧攥在胸口,撕心裂肺地吼着,然而大雪埋没了他的声音,茫茫雪原上,道长单薄的身影显得格外脆弱。

————————————————————

正值中原大雪,江湖上却忽起祸端。从追兵围赶下死里逃生,二人在厚重的雪被上留下串清浅的脚印,一路向前奔去。华无患忽然停下脚步,任双脚陷入雪窝里,直盖到膝盖的边缘,冷得刺骨。武知枝在他前方隔了几丈的位置停下,皱着眉头回头叫他。

“快点走吧,陈杏她们在等支援。”

“知枝,我不去了。”华无患对着武知枝严肃的表情,俏皮地笑了一下。武知枝一时愣着没反应过来,只紧紧盯着华无患的脸,看到汗珠从华无患头顶滑下来,又看着他随手把它挥下去,冲武知枝甩甩手,懒散地说,“我太累了,有你就够了,让我偷个懒。”说完还冲武知枝眨眨眼睛。

“这种关头,你在说什么鬼话?”武知枝的两条眉毛已经纠结在一起。

“就是累了,懒得去。”

武知枝盯着华无患,华无患也盯着他。两个人无言地站了许久。

知道自己拗不过这个任性的游侠,一阵无名火窜上武知枝心头,宽袖一甩,留下一句“随你便”,轻功一展,便继续赶路去了。

华无患在恍惚间把他和他衣服上那只仙鹤叠在了一起,望着那道身影展翅飞去,想着,知枝还是这么好看,满足地哼笑两声,哼着歌,拖着懒散的步伐往前走。

轻快的歌声一断一续,不一会儿被一身沉闷的跌落声打断。

大雪遮住了他,冷得刺骨。华无患想,还好自己替知枝挡了那一剑,要不然,这么冷,他受不了。

他记得,上次知枝去华山要债,也是这么冷,小道长冻得发抖,自己仗着“体质好”,直接把外衫脱下来裹住他。华无患记得知枝缩在那件大外衫里,显得格外小。

不一会儿,血浸透了雪,温温地化开一片,华无患用手抓了一把,满手鲜红,刺眼得很。但不知为何,他想起小道长在华山被冻得发红的鼻尖,红得透亮的耳垂,还有被自己压住时不由得烧红了的脸,都勾得自己血脉喷张。

就是不记得,知枝的怀抱,是不是也跟这血水一样温热。

那血,不一会儿便混在雪里,凉下去。

华无患觉得这样死,太狼狈了。他想翻身坐起来,唱不了歌,最起码掏出自己的萧,再吹一曲。知枝喜欢听他吹萧,有时候伴着紫霄宫旁满天飞舞的桃花,就舞起了剑,道道剑光凌厉,而那身影,美好。

可是他现在坐不起来。浑身无力。

隐约记得,有一次自己喝多了,也是无力得站不住,知枝架着自己,一路走,一路骂。华无患却趴在武知枝肩头傻呵呵地笑,笑声穿过了金陵嘈杂的万象,直笑进武知枝心底。

雪开始盖在华无患身上,他却感觉不到冷。

他想着,知枝不知道该有多生气,自己这么一声不响地消失了。

他想着,也许知枝会以为自己偷偷一个人去流浪江湖了。他不会伤心的。

他想着,这大雪真像华山的龙渊,冻到了心底,又被一腔热血融化,雪水盈满心头,竟从眼角溢出。

他想,还好,武知枝走了。

评论(16)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