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松不是松

我胡汉三正准备回来

捕鼠人•潜伏期

※白烨x赵爵

(二)

(三)
   时钟滴滴答答走到了6点,重案组办公室里已经只剩下王文鼠标滚动、敲击的声音和主机嗡嗡作响的声音,郑文婷和贺绥已经回家了。

  在大约15分钟前,他们的白队拽着副队手腕拖过办公室。白队绷着脸,显然憋着一口怒气,副队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到办公室中央时,白烨停了下来,转头安排道:“文婷,贺绥,你们俩下班回家。明天文婷放假,贺绥正常来值班。王文把A637和A728的案犯资料调出来,仔细查一遍这两个人最近半年的行踪。”“好的。”

  赵爵闻言一愣,眯起眼睛看向白烨,嘴角忍不住翘起了一下,又做出了一副委屈的样子往后退了一步,想把手腕拽出来。而白烨一转身继续把赵爵往办公室的方向拖。三人就看着副队像只小动物一样不情不愿地被拖进去,白队颇为粗暴地将门摔上,震得三个人同时哆嗦了一下。

  “副队又皮出事儿了?”郑文婷转头看向王文和贺绥,两个人都摇摇头。

  与此同时,赵爵已经窝进了办公室那张小沙发里,抱着一个抱枕冲白烨眨了眨眼睛,看着白烨在办公室里转了两圈,狐狸似的委委屈屈地吱唔着:“你知道这种牵涉甚广的事我不可能就放它停留在猜测阶段。”

  “你说的,如果有不确定的线索,确定它是我们的职……”白烨一俯身掐着赵爵的腮帮子捂住了他的嘴,赵爵在白烨眯起的眼睛里看到了危险,眨眨眼睛乖乖地闭上了嘴,又往沙发里缩了一下。

  赵爵的服软很快起了效果,白烨放过了他的嘴,怒气也下去了一些,绷紧的身体放松下来,挤着赵爵坐在沙发上,手滑下去搭在他的手腕上,指尖描摹着对方的手形。

  “做到这种程度,需要多少人力物力?”

  “很多,至少是团体作案,大团体。强力的强效催眠需要很长时间的来回巩固,以及外界刺激的配合。”赵爵感觉自己的手被白烨攥紧了,有些疼。“我觉得无论这个团体目的为何,当下他们应该还处于试验阶段。这个人的作案手法明显是在吸引注意,一定会被当作重案破,怎么可能隐藏自己?他被当做弃子了。”

  白烨感觉赵爵的手在自己手心里缩了一下,压制住自己的情绪松开赵爵的手,转而去整理他的头发——刚刚在沙发里窝得有些杂乱了。赵爵的眼睛跟着白烨的手指,听到他问自己:“先不说那么远,这个案子,你想怎么结?”

  “有没有可能现在不……”“不可能。”白烨打断道,“这案子现场那么血腥,上面强力施压要求尽快破案。你刚刚也说了,这个案子的手法太能吸引注意了。人都抓到了,证据确凿,不可能不结。”

  “那就只有正常结案送检,或者我给他写一份精神失常的病理报告。当然了,第二种方案我不推荐。”

  “把一个相对神智正常的人往那儿送,太残忍了点。这案子背后的东西,快了说一年,慢了说三年,肯定会彻底爆发,到时候给这几个人平个反从监狱放出来,也不是问题。”

  “而且……”“而且现在不好打草惊蛇。”白烨接过赵爵的话头,站起来拍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那就结案吧,我去安排王文继续调查。”

  “白烨,”白烨已经准备推门出去,赵爵叫住了他,声音沉沉的,“我不可能不显露。这种级别的事情,只要你我还在这个岗位上就一定会有,我就必须放手去做。这是职责。”

  “我不想你被当作靶子。”

  “你也是靶,白烨。”赵爵站起来,走到白烨身边,定定地与他对视,“就算我这个人没什么‘维护正义’的英雄决心,我也知道放任罪恶就是祸害自己的道理。”

  “你以为你自己离被当靶子有多远?你自己数数有几次大案凶手意图以你为目标了?你刚上任几年?我能眼睁睁看着你当靶子?”

  “我跟你说,大爷从今往后还就不保留了!”赵爵说到后来莫名上来一股怒气,最后直接撂下一句话摔门出去了,气流震在白烨脸上,他不由得一愣,随后失笑。

  孩子脾气。

  摔门的巨大响声穿透了耳机,震得王文一激灵,将耳机猛地拽下来,哆哆嗦嗦地看着副队怒气冲冲地朝自己走过来,咽了口吐沫,才开口打招呼:“副副副队。”

  “哆嗦什么!”赵爵抄起他桌面上的一文件夹拍在王文头上,“查得怎么样了?”

  “嗷!副队好凶……”王文嘟囔一句,缩着脖子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刚刚把这两个人的资料调出来,还什么都没来得及查呢。我这边估计只能查一下交通啊购物啊之类的动向记录,剩下的就还是得冯厚冲他们去问才能有结果。”王文把资料调出来滚动给赵爵看,“其实之前查案时候都查得差不多了,就是这两个人都有3个月和亲友失联的状况,原委和去向一类的一直没查清楚。”

  “有可能查清么?”这时白烨也走过来,挨着赵爵站定。

  “有点困难。这两个人总去一些闹市区之类的地方,那些地方监控都不怎么灵光。”王文说着已经转去调监控,“您看,这地区监控有坏的。”

  “我去,坏了这么多?”赵爵一看一大片的无记录标识,脸都黑了。

  “我也说是啊,每次查这个地儿我都头大,什么都没有,咋查啊。”王文把系统退回主目录,上下翻了一下,“听冯厚冲说这地界没人愿意管,碰上不负责的领导就想尽办法转走,碰上负责的也没辙,这么多烂摊子,经费都要不下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管……”

  “别絮叨了。”赵爵打断了王文,“查多少算多少,然后查查受害人的周边关系,看看他们的死亡都带来什么影响。再细一点查,知道么?”

  “哎,行,副队,这肯定能做。”王文又带上耳机开始刨信息。

  “不用着急,你也适当休息。”白烨拍拍王文的肩,又转向赵爵,“结案报告谁写?”

  赵爵一句“你写!”还没出口,王文忽然又拽下自己的耳机,仰着头冲白烨道:“哦对了白队!刚刚经侦科的小白队来了一趟,说让早点回妈家接孩子,应该是要留您一起吃饭。”

  “我写报告!”赵爵丢下一句话,风似的逃回办公室去了。

  “副队怎么了?”王文奇怪地看了一眼副队,又看了一眼白队忍笑的样子,安静地带上耳机决定好好干活。

tbc

赵爵:我不要回婆家吃饭【尖叫】

(四)

评论(8)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