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松不是松

我胡汉三正准备回来

捕鼠人•潜伏期

※白烨x赵爵,这一章是休息

(三)

(四)
  狭小的办公室里纸张掀动、笔尖敲击桌面的声音已经持续了20分钟,赵爵难得没有窝在小沙发上,伏在办公桌前,左手边摊开着现场勘察报告和后续调查的资料,右手飞速移动,只见白纸上龙飞凤舞地罗列着草稿。白烨推门进来时,见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景象。

  赵爵没有抬头看白烨,白烨便悄无声息地站到他旁边去。分针又走过一刻钟,赵爵才放下笔,弯腰去开电脑,他才意识到还有一个人在办公室,吓得他一个哆嗦仰在椅子背上。

  “我靠,白老虎,你要吓死我。还笑!还不赶紧回家吃饭去?”赵爵拍着自己的胸口,忿忿地抬脚踹了一下白烨的大腿,在上面留了一个灰色的鞋印。

  “我刚刚给妈打电话了,”白烨手蹭了一下自己的鼻子尽力压制住笑意,“她说咱们俩必须一起回去。”

  “不!为什么!”赵爵从椅子上扑腾起来,“我要写报告!加班!没空!”

  “允文也说加班没空,一样被拽回去了。妈说早去晚去今天都必须得去。”白烨压制不住的笑意挤弯了眼角,气得赵爵直跳脚,吵道:“白烨你算计我!我报告草稿都打好了你才告诉我!”

  “怎么,小狐狸还不许别人算计算计了?”白烨笑着伸手搂住赵爵的腰,安抚住跳脚的人,“回趟家有什么不好,还不习惯?”

  “我不习惯怎么了,反正我是爹不疼娘不……”赵爵下半句没说完,白烨用食指压住了他的嘴唇,盯着赵爵的眼睛一脸严肃地说:“嘘——老实回家。”

  以前没有“家”可以不习惯,现在有一大家子人,自然不能让他一个人躲着。

  赵爵和白烨对视了片刻,泄了气似的点点头,把自己摔回椅子里,开电脑准备赶快写完报告。白烨把他拽起来,道:“后续我写。”

  “那我出去看王文资料查得怎么样了。”赵爵起身就往外走,白烨出声喊住他:“等会儿,别追这么紧,查不完。坐沙发上待会儿。”“哦。”赵爵瘪瘪嘴,从桌上拿起一沓下午从包拯那里拿的卷宗坐进沙发里,安安静静看了起来。

  真是闲不住。

  又过了将近半小时,白烨关上了电脑,一把抽过赵爵手里的卷宗整理好放在桌上。

  “白老虎!我没看完呢!”赵爵蹦起来去够卷宗,白烨一侧身正好挡住,赵爵直接扑进了他怀里,被抱着带出办公室。

  “走了,妈等着呢。”

  车开到白家别墅门外,赵爵瞬间意识到问题——这怎么这么多车?“白老虎,你是不是诓我了?”

  白烨没回答,先拉着赵爵走到门口,一只手去摁门铃,一只手护在他腰旁,“今天是爷爷90寿辰,四叔和小姑他们要过来。”

  赵爵闻言一转身就跑,被白烨搂着腰拉回来,再想挣扎时门已经打开了。

  “妈,我们回来了。”“妈。”

  “怎么又这么晚,你们不是结案了么?”白妈责怪地看了白烨一眼,不等白烨回答,急匆匆地回厨房去了。到了客厅,正见白父兄妹三人和老爷子在谈天说地,白允文和弟妹们坐在一旁小声聊天,有说有笑。

  白家老一辈本家兄弟姐妹一共六个,不是参军就是警察,老大老二老五,三人相继殉职,剩了兄妹三人。到白烨一辈只有白烨白允文兄弟两个再带四叔家的小儿子三个男丁,还有大伯家留下的一个妹妹。人丁不兴旺。所以几年前白烨向家里出柜时候,老爷子要求他“不管是要丫头还是要儿子,你得给老白家要个孩子。”这才去找代孕,有了白锦堂。

  赵爵见此场景下意识地往白烨身后躲了一下,白烨捏了一下他的手,看着他的眼睛微微笑了一下,把他往允文他们的方向一推,自己去跟长辈打招呼。

  “怎么这么晚!”白父扳着脸训了一句,被老爷子截住话头:“孩子要工作嘛!你们哥几个当年都一样。来!赶紧过来让我好好看看!你四叔刚刚还念叨你呢。”白烨偷偷地瞟了赵爵一眼,在长辈面前站了好一会儿。

  赵爵走到白允文边上,还没开口说话,白允文就领头喊了声:“嫂子!”几个人嘻嘻笑笑明显是故意逗赵爵。

  “滚滚滚。”赵爵坐到白允文旁边,“你们经侦这几天不是有大案么,怎么比我们还早。”

  “奶奶好凶的,训爸爸和叔叔。”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从沙发背后爬过来,赵爵一回身看见小不点点的白锦堂趴在沙发上,一伸手把他抱下来。正好白烨从长辈那里被放回来,伸手敲了一下白锦堂的头,道:“瞎说。”

  “别聊了吃饭了吃饭了!”

  饭桌上赵爵挨着白烨右边落座,白锦堂在白烨另一侧,正对着的是白妈,白允文在着赵爵的另一侧和小妹妹挨在一起。他们一起祝老爷子长寿,哄得老人家笑声连连,随后就聊起了时事,白烨少言,小妹妹也不健谈,老三习惯了“食不言寝不语”,同辈只有白允文话能多一点,老一辈难得聚会聊天,他也不想多插嘴,就被赵爵抓住了问他们经侦的案子。

  “听说是个牵涉很广的大案啊,跟我说说跟我说说。”

  “你有专业知识么就跟你说。再说,经侦科案件随便跟你说,我严重违反规定啊。”

  “诶,白允文,”赵爵拽他胳膊一把,让他看着自己,“你就给我讲一点涉事人员关系之类的,专业的我也听不懂啊。”

  “咳。”白烨咳了一声,用筷子指了指赵爵身旁的白锦堂,“在家不聊案子。”

  “你少来。”赵爵瘪瘪嘴,刚想继续问,被白妈夹了一筷子菜,道:“多吃点,瞧你瘦得。最近的案子没有危险吧?累不累?这几天又没休息好是不是?还抓着案子问呢,就你最忙活。”

  “妈。”赵爵有些应对不来,只无奈地叫了声,转头看向白烨求助,结果看到他认可地点了点头,简直欲哭无泪,“白烨他们也都一样,我不累。”结果白烨和白允文非常默契地摇了摇头,白锦堂看了,也有样学样地摇头。

  ——欺负人啊!

  白妈看出来这兄弟二人故意气赵爵,用筷子点了点白允文,笑道:“你大哥欺负他,你也敢跟着?”白允文嘿嘿笑了一下,心虚地看了一眼白烨,几个人都笑起来。

  一大桌子人吃饭,兴致随着一杯杯酒的下肚上涨,越聊越兴奋,尤其是老爷子,话匣子一开,就说回了60年前,一刻是也停不下来。老爷子兴致没消,小辈们自然谁也不下桌,只有小家伙早早地爬到爸爸怀里睡着了。交杯换盏之间,赵爵也被灌了酒,迷迷糊糊不清醒,除了白烨兄弟二人之外也开始和别人说话,没一会儿,倒在白烨身上睡着了。

  看来今晚要在妈家住一晚了。

tbc

(五)

评论(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