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松不是松

我胡汉三正准备回来

捕鼠人•潜伏期

※白烨x赵爵

(四)

(五)

   清晨白色的晨光刚刚化在窗口,家里没有开灯,整间房子像是蒙在白纱之中,微微亮。到走廊时听到炉火吹过灶台和油花滋滋作响的声音,赵爵打着哈欠,手指梳着自己的头发,光着两只细白的脚穿过客厅,迎着米香走到厨房去。

  白烨此时正在煎鸡蛋。锅铲翻起鸡蛋,脆黄的薄膜覆在白色的蛋清上,微焦的边缘在油花上跳动着滋滋作响。灶上咕嘟咕嘟熬着粥,米香从锅盖的缝隙里涌出,混着鸡蛋的香味充盈了整个厨房。

  “醒了?”白烨将鸡蛋从锅里倒出,盘子里已经放了两个。赵爵看着他伸手去敲第四个鸡蛋,问道:“锦堂也吃?他起了?”

  “起了,今天周一。”白烨把鸡蛋在锅边一磕一掰,透明的蛋液在油面上迅速翻白,边缘刚刚泛起黄色便反面,锅铲轻轻一压,出锅。小孩子喜欢溏心蛋。

  赵爵拿起酱油往鸡蛋上均匀地一淋,拿起三双筷子往饭桌的方向走去。白锦堂已经穿戴整齐在桌边等着了,他接过盘子和筷子,向赵爵打招呼:“爸爸早上好,今天你们俩一起送我去幼儿园么?”

  “一起去。”白烨盛了粥端出来,在赵爵身边坐下。

  就像普通的一家三口,起床,吃早饭,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

  回到警局办公室时,王文正趴在桌子上睡觉,左右两边产生了明显对比——右手边是整整齐齐的文件资料打印机,左手边是零食抱枕垃圾堆,脸底下垫的是键盘鼠标数据线,左脸蛋上印了好几条红线。这大男孩觉浅,赵爵和白烨一进门,他就醒了,还有些迷糊地爬起来去够鼠标打开文件,跟白烨和赵爵打招呼道:“白队,副队,查完了。能印出来的我都印了,”说着他指了指桌上的资料,又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嗯……这儿还有点不方便印的东西。”

  “这是A728的受害人所属的公司,经侦科最近的大案就跟它有关系。我调了一些我有权限的资料印了,嗯……”王文搓了搓鼻子,“白队,我还偷偷调了一些内部资料,这个就不方便印出来了。”

  “干得好!”赵爵在他后背上拍了一下,紧忙凑过去看,却被一屏幕数据数字闹得眼花,“全是账目之类的啊?”

  “等冯厚冲回来看吧。”白烨随手翻了一下王文桌上的资料,问道:“大概查出什么没有?”

  “白队,A637这边几乎啥也查不出来了。受害人不是个记者么,天南海北跑,没家没室。报社也就是个小报社,出了这种因妒杀人的事,小报社也差不多凉透了。”

  “跟A728一点关系都没有?”赵爵问道。

  “没有,报社跟这个公司一点关系都没有,连一篇报道的关系都没有。”

  “啧。”赵爵撇撇嘴拿起一沓资料,随意地扫过几页。白烨拍了拍他的后背,轻轻把他往办公室推了一下,安慰道:“别急。先回办公室慢慢看看有没有线索。”

  赵爵抱着几沓资料走了,贺绥正好进办公室来。白烨跟贺绥打了个招呼,给王文遣回家,把剩下的资料抱回办公室里去。

  一整天,赵爵一直坐在办公桌前,左手边的资料摞越来越矮,右手边看过的资料卷着堆成了山。随便打开一页,就能看见红绿黑各种颜色的笔写的不同标记和草稿。白烨坐在他旁边,翻看着赵爵整理过的资料。

  什么线索也没有。

  然而赵爵只是一沓接一沓认认真真看下去,一直到晚上8点最后一页资料也被赵爵看完,他才把资料往桌上一扔,说道:“什么线索也没有。”

  白烨闻言也皱起眉头,把手里的资料放在桌上,低低地叹了口气。赵爵都已经看过,其实自己再看也于事无补。“没有线索暂且不要硬查了,以免打草惊蛇。”

  “嗯……”赵爵眼睛无神地看着地面,机械地点点头,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白烨张了张嘴想劝他,想想又作罢,只是伸手拍了拍赵爵的肩,道:“查是一定要查的,但是我们也不能贸然冲出去当靶子。”赵爵又点点头。

  白烨把赵爵拉出办公室,王文已经接替了贺绥的值班任务。他们互相打了个招呼,白烨开车去白妈那儿接上白锦堂,一家三口回家去了。

  第二天赵爵想找冯厚冲,才发现他昨天就已经被经侦科叫回去帮忙查案了。他们重案组的人平时没案子的时候常常会被叫回原本的队伍帮忙。

  重案组加上正副组长,在编人员一共9个。法医杨林,痕检科出身的贺绥和郑文婷,经侦科转来的冯厚冲,武警队调出来的刘淼奚和王利,网络安全部的新人王文,都是原本队伍的精英。

  杨林在没案子时通常会回学校做一些研究,刘淼奚和王利会回武警部队训练。痕检科不缺人,郑文婷会在射击场或者健身室锻炼。冯厚冲最忙,经侦科永远缺人,他们小白队恨不得把经侦科每个人都撕了两半用。王文在哪儿都一样工作,便坐守办公室,而贺绥需要在重案组日常坐守,他必须第一时间和正副队一起赶往现场取证。

  白烨一般都会去锻炼或练射击,而赵爵就在办公室里看刑侦的近期案件卷宗,整理整合,每个月写总结报告。

  从石淼的案子结案开始,赵爵就越发忙起来。第一周去民事科借调了十几份失踪案的记录,紧接着第二周就去图书馆查阅各种资料,又回家翻看各类论文,又查又记又想,连着两周多连吃饭都咬着筷子神神叨叨地走神,被白烨训了好几回,都哼哼唧唧地糊弄过去了。

  这狐狸急着要查清楚,谁也拗不过他。

  白烨一边想着一会儿回到办公室该怎么把自家的狐狸拎去吃饭,一边擦着汗从健身房往办公室走。进办公室的时候跟贺绥打了个招呼,他已经准备回家了。

  “白老虎白老虎我有点头绪了!”白烨一推门,就听到赵爵兴奋的声音,只可惜赵爵话还没来得及说完,贺绥就匆匆地挤进办公室来,急道:“白队副队,出案子了,包队让咱们赶紧去现场,他已经派人先过去封锁了。”

  这时王文也进来了,补充道:“包队听报警中心的人一说就赶紧把案子先转过来了,上面暂时还没听说,让咱们先采取行动。”

  “听描述,这案子尸体被煮了。”

tbc

(六)

评论(3)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