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松不是松

我胡汉三正准备回来

捕鼠人•潜伏期

※白烨x赵爵,特别提醒本章不要在饭前饭后以及睡前阅读,容易造成不适

(五)

(六)

   案发现场所在的高档小区坐落在市中心南侧,此时正值市民开启夜生活之时,灯火通明,警车的灯光夹杂其中又显得格外扎眼。白烨等人坐电梯来到12层,正对楼梯间的就是案发现场,两个警员站在门口已经拉好了警戒线,一个满脸菜色的女子贴在墙边,大概是刚刚吐过。

  “白队,”两个警员见白烨和赵爵、贺绥走过来,立正站好,其中一人道,“这位女士是第一发现人,包队叮嘱我们不要进现场,听这位女士描述,尸体在厨房角落的冰柜里。”

  白烨转头看了一眼,见赵爵已经走上前去跟女子问话,就示意贺绥和自己先进现场去。

  一进门,是整洁干净的客厅,洁白的大理石砖,白色的真皮沙发,小巧的玻璃茶几,大屏挂壁电视,从落地窗里能远远望见市中心的夜景。

  “太干净了吧。”贺绥皱起了眉毛。白烨见左手边一扇门敞开着,里面是灶台碗柜,和贺绥一起走进去。往里走,到了厨房尽头,看到冰柜的盖子打开着,似乎在森森冒寒气。白烨和贺绥同时往里看,一个人皱着眉头不出声,一个人顿时黑了脸色,几乎是强忍着不要对着“死者”翻白眼。

  只见里面放着七零八落的灰白色肉块,隐约能分辨出是人体的脏器,底下垫着的大概是弯折的灰白色四肢,浸在不深的水里。

  贺绥掏出相机找好位点将现场状况拍下来,摘下手套搓了一把自己的脸,又戴上手套转身将碗柜一一打开,见两只硕大的蒸锅放在下侧的柜子里,便拍下来。随后贺绥和白烨打了声招呼,转身去察看别的屋子了。

  而白烨则将冰柜仔仔细细看了一圈。他伸手摸了摸冰柜的外壁,温的,不热。

  “之前停了电,冰柜刚启动没多久。”赵爵一边四处打量,一边走进来,他刚刚在屋子里从客厅到卧室再到洗手间观察过一圈,最后决定进来看看。白烨站起身回头看他,“王利和刘淼奚已经到了,我让他们在门外守着。刑侦队已经撤了,郑文婷正带着痕检同事往这边来,杨林也在路上了。”

  “报案人呢?”

  “她受了不小惊吓,我让刑侦队帮忙送回警局了,冯厚冲在警局等着给她做笔录呢。”赵爵往前走了一步,看了一眼冰柜里的景象,随即凑过去仔细观察了一下,苦笑一声道,“贺绥刚刚脸色肯定很难看。但愿他还能找到一点有用的痕迹吧。”

  “问出什么了?”

  “她叫柳乔梅,是小时工,每周三固定来这家做打扫。这家住户应该是个单身男性,叫江渚泽。今天她来的时候发现跳闸了,重新接电之后检查冰箱冰柜时候发现的尸体。剩下的什么都说不出来了。”赵爵站起身,摘下手套搓了搓自己的脖子,眉头紧锁,“人杀得像杀畜牲一样……”

  白烨听到赵爵的小声嘟囔,顿了一下,继续问道:“她没什么问题?”

  赵爵回头看着白烨,回答道:“没有,”他停顿了一下,又补道,“什么都没有。”

  赵爵和白烨都不是现场勘察的专业好手,又大致看了一圈便从屋里出来等待杨林和郑文婷等人。

  “有什么想法?”白烨带着赵爵站到电梯前,轻声问道。赵爵回头看了一眼门口,说道:“这是真正的棋子了。”

  白烨也回头看了一眼门口,又抬头看看电梯的楼层显示,单手搭在赵爵脖子后揉搓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又长长地叹出来。

  “怎么?”赵爵拍了一下白烨的手背,白烨摇摇头道:“只是直觉这件事最后会很严重。”白烨伸手摁了摁赵爵的眉心,“少皱眉。”

  赵爵伸手握住白烨的手,刚要说话,只听叮一声电梯打开了。两个人站好转向电梯,赵爵向后错了一步。

  “白队,副队。”郑文婷和杨林等人从电梯里走出来,每个人手里大箱小箱拎着。白烨安排道:“杨林带人进去把尸体搬出来,左手第一间是厨房,尸体在尽头的冰柜里。”他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杨林,又转向郑文婷,“贺绥已经在里面拍照取证了,辛苦你们俩今晚加班,明天早上9点回警局集合开会,初检报告要做出来。杨林也是。”

  “明白。”

  “去吧,我和你们白队先回警局了。”赵爵走过去时,拍了拍郑文婷,“明天早上你和贺绥回来一个就行,今晚会很辛苦。”

  郑文婷一愣,正色道:“副队,不用照顾我。”白烨轻轻推了一下赵爵给他送进电梯,回头冲郑文婷答说:“副队说什么你就听。”

  他们穿过忙碌的城市夜晚,回到安静的警局大楼。白烨在电梯间给家里打了电话,白妈责怪他不早点打电话,孩子已经念叨着两位父亲睡着了。赵爵站在他身旁,看他挂断电话时满脸的歉意,伸手搭在他的手腕上,又滑到手心里交握。两个人都看着对方的手,然后赵爵听到白烨发出一声浅浅的叹息。

  想顾家,又要忠于职责。

  这时电梯到层了,白烨走在前头,两个人先后出了电梯,往办公室去。

tbc

(七)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