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松不是松

我胡汉三正准备回来

捕鼠人•潜伏期

预警

※白烨x赵爵

※个人对二十年前真相的脑洞猜想,灵感源自一篇非常有名的黑童话

※专业知识有限,尽量不露怯

※重案组有原创人物补充,不会占大篇幅

(一)

  秋高气爽的周日下午,普通人不是在家“休养生息”,就是在公园里享受阳光和新鲜空气,而赵爵还窝在警局重案组的办公室的椅子上看卷宗,把座椅一圈一圈转得咯吱咯吱直响,手里的卷宗也哗啦哗啦地翻。

  “副队!嫌疑人都已经确定了,白队也带人去抓了,您扣着我干嘛啊!我也好几天没怎么休息了啊!”

  不止赵爵自己在警局办公室,除了日常坐守的黑客王文在日常浏览新闻等资讯,文职的贺绥也被赵爵扣在办公室里一起看卷宗。

  “我在整理这4个月的案子卷宗,”赵爵压根没搭理贺绥的叫唤,脚下一蹬地把椅子滑到贺绥边上,“这两个案子和这个案子的现场勘察报告是你写的对吧?”

  “对啊,副队,咱们队里现场勘察报告一直是我写啊。”贺绥扫了一眼赵爵手中的卷宗,点头答是,“这报告有问题么?”

  “这三次案子的报告很相似,你看,这次的案子也是现场有鞋印指纹等证据的有意清理,然后是现场大量的抛甩血迹,尸块被移动分散,但是只有滴落血迹没有拖拽的痕迹,大块血泊的处理……”赵爵把几份报告都对在一起,贺绥一看,可不是,也就细节有差异,结论根本就是一致,“正常情况下会这样么?”

  当然不可能,贺绥干了四年痕检,除非是连环案,否则从来没有见过现场勘察结论基本一致的。作案环境、作案手法、行凶工具、受害人体格、凶手体格等等因素的改变都会影响现场留下的痕迹。

  贺绥脑子一转就意识到赵爵这话背后的意思,没敢直接回答,摸摸鼻子说道:“副队,您自己也学过痕检,这就别问我了吧……”

  “还不是看你经验丰富!孬种!”赵爵踹了一脚贺绥,差点把人踹翻下去,“滚滚滚,滚蛋!”

  “副队,这前两个案子凶手都抓到了,而且证据确凿,这时候节外生枝……”

  “我不跟你说,等白烨回来我跟他讲去。他回来了去刑侦科找我。”赵爵把手里的卷宗整理整理往桌子上一拍,站起来整整自己的衣服,出去了。

  王文摘下耳机望了一眼赵爵离去的方向,扭头问贺绥:“副队又去包队那边翻卷宗去啦?”贺绥点点头,在心里给包拯点了根蜡烛,转念一想又去赵爵桌上拿起卷宗翻看。

  等白烨等人回来,已经过了一个小时。辛苦了好几天,嫌疑人一收押,其他人就被白烨放回家了,只有痕检科的姑娘郑文婷跟进来,坐回自己的位置上整理资料。白烨一进门就看见贺绥趴在赵爵桌上对着一摞卷宗犯愁,王文噼里啪啦敲电脑。

  “赵……”“副队去楼下包队那儿了,他又要整理旧案件了。”

  白烨转身要走,又转回来,问道:“那一摞卷宗怎么了?”

  贺绥停顿了一下,没都告诉白烨,只说:“副队说有问题。他说他要跟您讲。”随后白烨离开办公室,上刑侦科找人。

  到电梯口等着的时候,赵爵上来了,怀里抱着一沓卷宗,旁边站着脸黑的包拯。白烨知道,肯定又是赵爵耍小孩儿脾气了。

  “老白,你能不能管管赵爵这小孩儿脾气?”这不,包拯一步跨出电梯,拎着赵爵领子就往白烨跟前扔。白烨笑着摇摇头,一手接过赵爵抱着的卷宗,一手拍在赵爵屁股上,说:“去,我办公室等我。”

  赵爵冲包拯吐吐舌头,掉头跑了。

  “你就惯着他。”包拯气得拿手指着赵爵,半晌才噎出一句话来。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偷着乐,”白烨笑道,“你要是不乐意,回头我怂恿他去经侦科要允文的卷宗看。”

  “行,我怕了!”包拯赶忙服软。刑侦科大大小小的案件卷宗都得过他的手,难免零星有点纰漏,赵爵帮他重新筛查是好事。

  “走了。”

  白烨一进办公室,就看见赵爵跟只小动物似的窝在沙发上,拿着一沓卷宗来回翻看,目光都快烧穿纸面了。白烨把怀里的卷宗放在桌上,一伸手把赵爵手上的卷宗拿过来一扫,皱起眉头问道:“这都是这几个月结的案子,怎么了?”

  “现场勘察报告太巧合了。”赵爵见白烨没说话,只盯着卷宗看,停顿片刻继续说道,“其实这两个案子结案的时候,我对行凶者的一些状态就有怀疑,只不过……”赵爵声音低了下去,耷拉着脑袋用手指扣沙发缝隙,像是发泄似的。

  “你的意思是连环案,有可能么?”白烨暂时没有理睬赵爵的小脾气,挑重点问道。

  “有时间,有场地,有人才的话,这种程度的催眠和诱导,能做到。之前那两个凶手,都有比较长一段与亲友失联的状况,而且……”

  白烨啪地把卷宗合了放在桌上,打断道:“咱俩去把那个嫌疑人石淼审了,再回头来想这些。”一边说着一边把赵爵从椅子上拎起来,把他窝卷了的衣服整理好。

  “就咱俩去审?”

  “就我们两个。”

  白烨又随手整理了一下赵爵的头发,右手便落在他肩头轻轻摩挲,人站在赵爵面前半晌没动,只用眼睛盯着他。

  “白老虎,不至于你也怕事吧?这个真的问题很严重。”赵爵皱起眉头,伸手去抄卷宗,翻开就要给白烨讲。白烨忙用手指搭在他嘴唇上,道:“嘘——审完再下决断。”

tbc

(二)

评论(9)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