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松不是松

我胡汉三正准备回来

捕鼠人•潜伏期

※白烨x赵爵

(一)

(二)
   审讯室的玻璃外白烨翻着卷宗整理思绪,赵爵则准备纸笔,一时之间只有呼吸声和纸张悉簌的声音。

  白烨理好了要说的话,抬头看见赵爵一动不动地站在观察窗前,用眼神挖掘石淼身上的每个细节。

  这是个生活比较拮据的普通人。中等身高,体型偏瘦,衣服穿得很平常,新旧程度还可以,鞋子则磨损比较严重。他的手揪着袖口,手指时不时来回勾蹭,眼神飘忽,能看得出来他很紧张,脸色已经白得难看,只有嘴唇还有血色了。

  白烨回过头看赵爵,他眉头皱成一团,不难想象他心里也乱成这样一团。白烨扳过他的肩膀,让他面向自己。赵爵见他有点担忧似的看自己,眨眨眼睛,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我在想,如果这个人真的有问题,”赵爵手搭在白烨的手腕上捏了一下,又看了一眼里面的人,“咱们的麻烦就大了。”

  “审完再下决断。”

  赵爵点点头,刚要开门,白烨又抓住他的手,看着他的眼睛告诫道:“你不要试。”

  赵爵没回答他,一推门走了进去。

  石淼见有人走进来,眼睛盯着两个人来回看了一圈,又低下头去。白烨确认了一些基本信息,石淼用“嗯啊是”一一回答,随后白烨从卷宗中掏出一沓照片,抽出一张拍在桌上,推到石淼面前。

  “这个人认识么?”

  石淼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照片,连嘴唇的血色也没有了。但是他没有再做出别的反应,只是移开视线低低答道:“认识,王禹达。”

  “他是什么职业,知道么?”

  “医生,外科的。”

  “怎么认识的?”

  石淼抬眼对上白烨的视线,又看向赵爵,被他的目光挖得发痛,又低下头去,说道:“他给我小妹治过病。”

  “8月27日下午6点到7点之间,你在哪里?”

  “市中心明治私立医院,看耳鼻喉科。”

  “私立医院那么贵,你有钱去私立医院看病?”赵爵把手里的纸笔推到白烨面前,直接抄过他手里的照片。白烨一把扣住赵爵的手腕,不赞同地瞪了他一眼,被赵爵直接忽视。“我们查了医院的记录,你的确挂了号,也看了病,甚至开了做检查的单子交了费——但是你没去检查。”

  石淼被这咄咄逼人的话惊得不知作何答复,只瞪大了眼睛看着赵爵,一口气卡在嗓子眼里上不来。

  “你在监控死角的位置从检查室边的楼梯间下了楼,又换了清洁工的衣服,推着垃圾车,溜进配药室,等着手术过后王医生来这儿喝葡萄糖补充体力。”

  “你不太聪明,虽然躲过了监控却没能躲过人的视线。配药室从来不用清洁工进去收拾垃圾,你大概不知道。有一个小护士看到了你。很不幸那个小护士被病人拖住,又忙得晕头转向,没能进来看一眼。”

  “否则王禹达就不会被你杀死了。”

  石淼的嘴唇发着抖,无力地辩驳道:“我没有。”

  “你偷了清洁工的衣服,为什么不销毁呢?上面留下了你的DNA,如果你坚持否认,检验科不会介意多这一点工作量。”赵爵感觉到白烨在桌子底下用腿拐了自己的腿一下,把一只手伸到桌子底下捏了一下白烨的手,眼睛看着石淼的方向眨了两下,无意似的往白烨的方向瞟了一眼。白烨看到他的回应,无力地在心里叹了口气,低头继续抄笔录。“当然,我们还有更多别的有力证据,你可以在法庭上听检察官好好叙述。”

  石淼看着赵爵,半晌没出一口气,最后又垂下头去,微微点点头。

  “为什么杀他?”

  “我妹妹被他治死了。”

  “所以你就恨医生,无厘头。”

  赵爵发出一声嗤笑,石淼抬头看着他,双眼通红。

  “我妹妹是我唯一的亲人了,也是我唯一的希望。”

  赵爵思考了一下,继续问道:“你妹妹死了三个月多了,为什么才实施报复?”

  石淼的表情僵硬了一下,又低下头去。

  “你妹妹死了三个月,你也人间蒸发了三个月,你去哪儿了?”

  “我……”石淼张张嘴没说出话来,脸色已经由白转红又转紫,头晃了几晃似乎是不清醒。

  “现在,你……”“说说你杀王禹达的过程。”白烨握住赵爵的手腕掐了一把,强硬地截过话头,然后两个人一起看到石淼的脸色缓和下来,又变回了凄惨的白色。他又晃了晃头,缓缓张口叙述自己杀人的过程。

  “我把他迷晕了,用乙醚。运回他的公寓,”石淼很机械地叙述着,“用他家的菜刀,杀了他。”他的声音平稳得麻木,嘴唇却有些发抖,“砍成了好几段,好多血。”

  “我把尸块分开,然后擦掉了一些血和脚印,换掉了我的衣服和鞋,烧了。”

  “为什么搞这么复杂?”

  “复杂可以迷惑警察,”石淼两眼空洞地盯着桌面,“可以让自己不被抓到……”

  赵爵搓了搓自己的额头,眉毛又皱成一团。他偷偷踢了白烨一脚,转头与他对视了一下。白烨死死握住他的手腕,眼珠错了错示意他不要。

  “石淼,现在你看着我的眼睛,”赵爵把自己的手从白烨手里拽出来,在石淼面前划过一条弧线,放慢了自己的呼吸,“安静,安静,看着我。”

  “三个月前,你在哪里?”

  “工地。”

  “两个月前?”

  “我……我在……”石淼的脸又开始发红了。白烨几乎忍不住要打断赵爵,又被赵爵的全神贯注压住。诱导已经成功了,贸然打断对两个人都不好。

  “一个月前你在哪儿?”

  “我……我——是——我在——”红逐渐转为了紫,青筋爆出。

  “两周前,你见了谁?”

  “谁?谁?”石淼已经开始出现窒息,两眼翻白。赵爵猛地把手落在桌子上拍出一声巨响,石淼仰在椅子上剧烈地咳嗽起来,喘过了一口气,等他意识慢慢恢复,两个警官已经离开了。

  
tbc

(三)

评论(9)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