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松不是松

我胡汉三正准备回来

情利双生·二

※abo
※异色米英
※私设世界观

艾伦深知与那些老滑头周旋正如猎豹打埋伏,一旦猎豹的伪装被脱去,无论是像羚羊四散惊逃也好,像牛群发起进攻以自卫也罢,猎豹的陷阱都失败了,他那点宝贵的能量和时间都浪费了。猎豹偶尔还能有再来的好时机,可是对于艾伦来讲,如果此时暴露,就只能陷入不可挽回的众矢之的。
他的属下都跟他是一样的出身,火神逝世后,少量龙精灵与他族结合而生,虽被那些“古族”呼作劣种,但实际上都是行动能力强,做事牢靠并且不会背叛的家伙。这次他只交代要把现场伪装成遭森精灵袭击,大卫就替他做好了所有他要的效果。
这也是为什么他已经几乎两天两夜不曾合眼休息了。祖宗辈的龙精灵们头一次在他面前“活”了过来,要求他严肃处理这件事。当然,艾伦不是只面对这些隐退的“老头子”,这些家伙不重要。受了惊的耗子不知敌人在哪里,自己乱窜起来,艾伦当然要趁此机会,借着那些“老头子”的委托为由,装成傻子的样子去那些惶惶不安的当事人家中“破案”。
这次在里德家的围剿所引出的同党只是一部分,这只是个开端,一切才刚刚露出头角。威胁的根源在哪里,需要拔除多少威胁,这些都要耐心等着,等毒草长成幼苗,一口气连根拔起才能铲除。
现在艾伦已经揭开却看不明的,就是他们与森精灵在谋划什么。那些家伙都很谨慎,不曾透露一点信息,但是从他们的表现中,他能看出来,那天被他们发现的人鱼很重要。
那人鱼现在就安排在自己家中。一座鱼缸紧贴着他心爱的落地窗坐落在他的小别墅里。
水缸侧边上有一个平台盖在玻璃缸上,那人鱼坐在上面,在水里摆动着一条亮蓝色的鱼尾。半透明的尾鳍在水里缓缓摆动着,搅乱了橙黄色的落日投进屋内的暖光,暖洋洋地晃着,让疲惫返家的艾伦更加困倦。不过还好,艾伦刚进家门,人鱼便跳进了水里,哗啦一声清脆地叫醒了艾伦。
来到平台之上,艾伦忽视在水中盯着他的人鱼,靠着窗子欣赏窗外的景色。看着海浪拍在窗子上,又无力地退回去,艾伦突然觉得,把这人鱼放在这里真是残忍。
“想家么?”艾伦蹲下来望着窗外说。
人鱼从水中探出头来,双手抱在胸前。“你在说什么?不是我自己离开大海出走的话,你以为在水中就那些无能的森精灵和你们这些怕水的龙精灵能伤到我?”
他傲慢的神情倒一点没有被软禁的样子,听到龙精灵这样被贬低,艾伦感到一丝不痛快。的确直接碰水会让龙精灵冻伤。
人鱼突然接着说了一句“而且,家是什么样?我不懂。”,他眼睛盯着大海,亮蓝色的眼睛映衬出昏黄的落日,在一片雾蒙蒙中缓缓落下,神情显得格外落寞。
艾伦转头望着无边的大海,仿佛想看到自己永远回不去的家。
艾伦不喜欢自己的多愁善感。他晃晃脑袋站起来,转头看向人鱼。
“我想,在事情解决之前你都要暂时住在这里了,无论你喜不喜欢。艾伦·琼斯,龙精灵王。相处愉快?”艾伦向他伸出手。
人鱼盯着他许久,伸手拽住艾伦的手,然后从水中走到平台上。艾伦亲眼看着他的鱼尾变粗,沿着生殖腔和排泄腔所在的直线渐渐凹陷,然后变成两条腿的外形,紧接着尾鳍和鳞片像一层薄膜一样脱落。如果是寻常的家伙,这时候一定已经吓得不能呼吸了。
“奥利弗·柯克兰,如你所见是个可以把鱼尾变成腿的怪胎。”奥利弗说完在平台边坐下,撩水清理腿上不该残留的鳞片。
艾伦听到这话,摸了摸自己耳尖的黑色鳞片“那真巧,我也是怪胎。”
奥利弗仿佛没听到,继续打理自己腿上的鳞片,完全忽略了艾伦的存在。艾伦早听说人鱼是缺根筋的天真种族,没想到居然完全不怕自己伤害他。艾伦盯着人鱼打理自己双腿的动作,耳边响起了他的歌声。不得不说,奥利弗长得很白净,像一个精致的瓷娃娃,人鱼那用来诱惑水手的歌喉也绝对不是吹鼓出来的。盯着他的手摆弄他自己细长的双腿,还有他岔开腿时露出的春光,艾伦感觉到自己的精灵正在躁动。
艾伦回过身把外套脱下来丢在奥利弗身上。
“穿上衣服。”
奥利弗抱着衣服愣愣地抬头看着他,唱出了一句“为什么呢”。
艾伦捏了捏自己的眉心感到一阵烦躁。果然是缺根筋的种族么。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