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松不是松

我胡汉三正准备回来

救赎

※时间背景剧场版之后

楔子
不知什么时候,饱含苦痛的嘈杂声埋没了自己,叫嚣着压在心头。
——不要!快停下!停!
不断抗拒之后,不断瑟缩之后,终于只剩下自己留在黑暗里颤抖,晕眩和寒冷浸透了大脑。
突然一个急切而温柔的声音叫住了自己的名字,是猿比古!这个笨蛋猴子怎么现在才来!快救我!
起身想要迎向那声音的方向,但是那嘈杂的尖叫又一次封锁了神经,痛苦压得喘不上气。
——不!停下!
突然尖叫停下了,八田美咲也已经脱力倒下去。
——谁接住了我?
抬眼看到的是猿比古,这个总是一脸冷漠的家伙怎么皱起眉头来了?他是不是又要啧了哈哈哈…。
意料之外地是一声长叹,紧接着他眼里的一潭温柔正正好张开怀抱接住了跌落的八田美咲。焦急激起的漩涡一圈圈在伏见猿比古眼睛里回旋,八田美咲被淹没得不知所措。
他看得到伏见的嘴一张一合,但是什么声音也没有。是了,已经被淹没了啊。
那潭水,暖洋洋地裹住了自己,轻柔地抚摸自己的身体,随后便情不自禁地放松下来,停止挣扎。
——没什么好不知所措的。
——只是这个没情商的猴子学不会控制自己的情感。
——只要,只要放任自己沉浸其中就可以了。
安静地让自己在潭水中慢慢沉浸,直到一双手臂紧紧揽住自己,胸口贴上对方咚咚直跳的心脏,一个轻吻轻轻落在自己的眼睑上,把自己从那潭水里捞了出来。
——“美咲,我爱你”。
——我也爱你,笨猴子。

正文

镇目町出现了一个及其危险的异能者,自不必说,赤组青组立刻同时出手。只不过这次青组上了草薙这个军师的当,他们被阻拦在途中,只得先与赤组周旋。宗像和伏见作为预留战力就在车里,伏见就靠在车窗旁边观察战场。他发现当前与他们周旋的赤组成员里没有美咲,他烦躁地抓了抓锁骨上焦黑的伤疤,一种莫名的恐慌感窜上心头。当草薙在一个电话后匆忙叫停战斗的时候,伏见有些焦躁地站了起来,轻轻啧了一声。
“我出去看看。”
宗像以一声轻笑回应表示同意,伏见推门想下,又压制住自己的冲动只是靠在门框上远望。应该,应该不是那个笨蛋出事了。
淡岛和草薙在前方商谈,草薙难得一副很着急的样子,正好一搭眼看见了伏见,伸手招呼他。
“伏见!能麻烦你来帮个忙么!拜托了!”
“哈?”伏见挑起眉头,眼神瞟向淡岛,“副长说了算。”
淡岛瞪了草薙一眼,闭上眼叹口气。“你自己去找室长。”
草薙匆忙赶过来,还没进门,已经事情已经在他的一口喘气中急急地说完了。伏见伸手将草薙拦住,冷冷地砸下一句:“地图。”
草薙看了一眼宗像,见他只是微笑,于是低头调出地图传给伏见。
“室长。”
“去吧。”
伏见转身跳下车,直奔一辆救护车,将医疗队的队员从驾驶座上粗暴地拽下来,然后一路烟尘。
——————————————————————
到达现场时救护车的轮胎在地面上发出一声尖锐的宣告,伏见从车上跳下来时候赤组的人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
“伏见,这边。”安娜指了指街道旁一个小小的暗巷。
望着那道黑黑的窄巷,伏见心里忐忑了。一路火急火燎在这一刻被吸入了黑色的巷子,上下窜跳的心脏也沉稳下来,缓缓地,沉重地落在伏见靴子的跟上,一声一声推着伏见,一声一声冲击大脑。莫名的恐惧涌上心头,在眼前把那道窄巷化为了地狱之门。
——“小八田中了异能者的招,不仅被捅伤了,还陷入了噩梦幻境,无论谁过去都会刺激他的情绪,完全不让人接触。他随时有生命危险。”
——如果我才是美咲的噩梦呢?如果他把每个人都看成了我……
伏见想起自己从前的经历,连头皮都发麻发硬地僵住了。
——毕竟,我都做了些什么啊。和那个人有什么区别?除了成为美咲最不想面对的噩梦,还能是什么别的?
伏见的步伐和心跳呼吸一起滯住了,他已经到了巷口,再往里,他就能看清里面的状况了。
——不,我做不到。
伏见只觉自己眼前发黑,就差伸手去扶墙面了。一声熟悉的,小动物般的呜咽声传进他的耳朵,一瞬间激起心跳的鼓点,直鼓动得他抛开一切一头扎进小巷,完全忽略了背后赤组成员关于异能者的惊呼。
黑暗暂时袭击了伏见的视觉,他不得不停下脚步。首先恢复色彩的一块,是熟悉的橘红色,暖洋洋地照着伏见,紧跟着是刺眼的红,使人揪起心来。
“美咲!”
一声呼喊惊动了瑟缩在角落里的人,一双无神的眼睛和伏见的视线对上,一瞬间点燃了活力。
“猿比古…!”
伏见已经奔了过去,八田也只差一点就要扑进伏见的怀抱,紧接着天雷坠落一般,八田打了个激灵又要退回墙根,火焰已经攀上八田的身形,眼看要爆发。但伏见动作紧跟着已经一把捞住了他,不等他挣扎,柔软的唇瓣落下。
感觉怀里的人僵住,伏见松了口气。还好,就算是受了精神刺激也是小童贞。然后在一点刺痛之后,八田脱力瘫软在了伏见怀里。是镇静剂。
“抱歉,美咲。要先把你带去医院。”
伏见把他打横抱起走向救护车,美咲的脸就贴在他心窝的位置,眼泪沉重地敲在心上,洇湿了一片。美咲那一声声夹着呜咽的喃喃都刻在伏见的脑海里,划出那噩梦的轮廓。
——“猿比古……”
——“大家……”
——“别丢下我……”
“快点来个会开车的!直接去scepter4直属医院,驾驶舱有通讯设备和地图信息,动作利落点!这个笨蛋撑不了多久!”
丢下这句话就进入车内,伏见把八田轻轻放在小床上,伸手撕开他的上衣,给他做一点止血的紧急处理。安静的车厢内,除了美咲抽噎的呼吸,就是自己沉重的心跳。美咲无神的双眼像幽深的泉眼,无声地流下泪水,在伏见心上形成一道深潭,激起回旋的浪花。
还好,好像没伤到内脏,命暂时是保住了。伏见包扎完叹了口气,望着美咲的眼睛皱紧了眉头,侧身坐到他身旁,手环绕过他的腰侧搂着他靠在自己肩头。
“美咲,美咲,能认出我么?”
“猿比古…。”他挪动了一下,睫毛颤动了两下,眼睛里带了点光彩,眼泪更凶地涌出来,打湿了伏见的衣服。伏见的手在他背上轻轻拍着,似乎是试图抚慰一下小家伙的心情。
“美咲你啊,是在害怕被抛弃吧。被认为是同伴的人嫌弃,就像初中那时候一样。”
怀里的人颤动了一下,但是伏见没有停下,而是把他的脸捧在手里,使他面对自己。
“我知道,美咲是需要被需要的人,你害怕你的小集体消失,害怕自己不被需要了。”
“你就是这么脆弱的人,你生活的意义就像你那火焰一样。”
“我跟美咲是不同的人,我说过的。美咲这么笨肯定不懂。我讨厌解释自己,多的我不想说了,只有一句,美咲一定要记住。”
“美咲,你是我的小太阳,我生命里唯一具有色彩的意义。”
“如果所有人都背弃了你,那就像小时候一样,回到我怀里来吧,活力十足地回来,重新给我的人生染上色彩。”
“伏见猿比古,只有面对八田美咲才会失去理智,因为八田美咲是他生命最重要的部分啊。”
“拜托了,美咲,醒醒吧。”
“美咲,我爱你。”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