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松不是松

我胡汉三正准备回来

从今天起就是搭档了,请多关照

※向哨学院设
※安雷安无差
※题目是安哥本来想说来打招呼的x
※前文http://200102221823.lofter.com/post/1d1b737f_10d24d08

说什么为了防止哨兵失控斗殴,随机匹配了向导作为舍友,其实就是已经匹配了契合度打算强行让我们结合搭档吧?不然的话,单人寝室不就好了?
在前往宿舍的路上,雷狮不屑地想着,快到门口时,肩上的白隼一跃而下,落在地上的瞬间已经化为一只金色的狸花猫,顺着下落的速度一路奔向宿舍门口。
我这是,在期待么?雷狮看着自己精神体的反应,扯了扯嘴角。那就让本大爷看看吧,是谁跟我一个宿舍,让我看看能跟我匹配的向导是谁。
推开门的一瞬间,看着眼前冲自己眨巴眼睛的小斑鹿,雷狮表示:我有句妈卖批现在就要讲。
小斑鹿转身跑向水声作响的卫生间,雷狮则气恼地走进内厅,把自己的行李往床边一踢,大声喊起那人的名字:“安迷修——!”
不一会儿,一头棕毛从卫生间探出来,穿着一身灰色的T恤,没戴手套,手上拿着一块白色的抹布。
淦。真是他。
雷狮上下打量了他一下,咧嘴笑着嘲讽道:“哟,你还是居家型骑士啊?”
安迷修几乎是毫不犹豫地把抹布丢向这人的脸,连带着自己刚刚卡在嘴里和室友打招呼的词一起丢在九霄云外。
“你的素养呢雷狮?床单都是我铺的,没有感谢之言就麻烦你闭嘴吧。”
雷狮接过抹布随手丢在安迷修的床上,成功换来骑士先生一声粗口,满意地哼了一声躺倒在床上,打量这个宿舍。宿舍很大,像是小公寓,设施一应俱全,连小型厨房和吧台都有,门口的电子显示屏里应该是用来发通知的。挨着自己的床边放了一个小小的猫窝,角落里有猫爬架,挨着一根横杆,用来让鸟落的。看安迷修的床边则有一张大大的草垫,和一些奇怪的用具,大概和他的成熟态精神体有关系,那是匹棕红色的马,听卡米尔说,是什么西班牙血统古老的安达卢西亚马。有些不甘地讲,帅气得很。不过,以后要跟这家伙被迫绑定了,怎么想怎么难受,真受不了他那套骑士道。
在雷狮发呆的这会儿,安迷修已经洗好了抹布,一边换下这身打扫时的衣着,一边整理自己的心情。要跟恶党搭档,以后有的闹了啊…。当他有些颓丧地坐在床上时,一不小心压住了狸花猫的尾巴,把它惊得跳起来。
“嘿抱歉,抱歉。”安迷修抱歉地冲它笑笑,把它抱在腿上给它顺毛,同时缓缓释放向导素缓解小猫炸毛的状态。
另一边,正发呆的雷狮先是突然感到一阵烦躁,又慢慢平静下来,浑身感到一阵放松,闭上眼陷进床里,所有烦躁都抛在了脑后,完全没意识到任何不对。直到他在淡淡的草香里同他的猫一起发出一声舒服的长叹,雷狮才一个激灵从床上跳起来。
“操你妈的安迷修!放下老子的精神体!”
安迷修被这一声怒吼吓得缩了一下手,随即冲雷狮没好气地说:“好像我很喜欢抱着一样。”然后安迷修就看到自己的小鹿冲自己翻了一个白眼。我就是喜欢抱我也不能说啊?!安迷修冲斑鹿瞪了下眼睛,又得了一个白眼。
安迷修和斑鹿那点小动作都被雷狮看到了,自己的猫在这点功夫里往安迷修手上蹭的动作也被他看到了,得亏雷狮手疾眼快把狸花猫从安迷修怀里提溜出来了。不过他的精神体很不给脸地给了雷狮一爪子,落在地上以后一溜烟就窜到斑鹿旁边,和斑鹿一起,分别给了雷狮和安迷修一个白眼。
得,合着你们俩一条心!
雷狮气得往床上一躺,不一会儿手边一阵毛茸茸的质感,一瞧,安迷修的小鹿。雷狮正犹豫要不要摸摸它,一抬眼瞧见自己的小猫正窝在安迷修怀里,安迷修一副想摸的样子,却只是盯着在看,完全没注意到自己的斑鹿正试图把头塞到雷狮手底下。
雷狮伸出手摸了摸小斑鹿的头,毛很柔顺。与此同时,安迷修注意到了他的动作,两个人尴尬地对视了一下,默契地选择了一声不吭地抚摸对方的精神体。
……也许跟他住一起也不错。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这么想着。

评论(9)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