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松不是松

我胡汉三正准备回来

搭档先生,小心送命

※向哨学院设
※安雷安无差,互攻
※下两次更新应该是车,你们想先看安雷还是雷安?

第一次筛选考在第一学年的结束。
这场筛选考逼着一直在各种实战中争取保护同学性命的安迷修去看清真相,看清那张入学生死状的真相,弱者无权存活的真相。
筛选考的考场是抽签的,安迷修和雷狮抽中了迷宫考场,不用面对同学相残,但是机关重重的考场。
百米高的灰色围墙铸造了层层叠叠的迷宫,站在入口处感受到里面吹来的阴风,让安迷修感到脊背发寒。这个入口只有雷狮和安迷修,两个人肩并肩站着,静静等着发令枪的响起,谁也没说话。
通过精神域共用,安迷修能感觉到,雷狮也在紧张。
如果是平时,安迷修会笑狂妄的海盗居然会紧张,不过当下这个境况他也笑不出来。老师评估说,大概只有嘉德罗斯和格瑞能从迷宫完好无损地出来,对于前十来讲,大概断胳膊断腿吧,但是能出得来。虽然考试中途如果无法行动了,可以申请救援,然后退出,不过那样就会被退学了。
听说年年迷宫死人最多,特别是实力强的,自以为能行,结果被陷阱一击致命…。安迷修担忧地看了雷狮一眼,结果被瞪了一下。
‘你才会被陷阱这种垃圾一击致命呢,蠢骑士!’
安迷修愣了一下,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
自大死了,我还担心他,果然是傻了么。
雷狮刚要张嘴骂他,他们就听到了发令枪的响声。
“……走吧。”雷狮说着右手一扬把立在自己肩头的海东青送上天空,然后海东青飞在了整个迷宫上方,俯视着他们给他们引路。
“免去了走死胡同和绕远路的麻烦了,”安迷修望着天上的海东青,犹豫了一下接了一句,“真是多亏你。”
“感谢本大爷吧。”雷狮得意地笑了,“你可不要踩了陷阱拖……”话到一半,雷狮脚下一响,整块砖便塌了下去,安迷修眼疾手快地把手往雷狮腰上一揽一拉一转,抱着雷狮站到安全的砖块上。
“……我日。”雷狮看着深不见底的大坑,心有余悸地吞了口唾沫。刚刚的失重感缴着他的胃,让雷狮一时之间忘了自己在安迷修面前的狼狈。
安迷修先感到姿势的尴尬,退开两步,试探地站到前面的砖上,说:“看来咱们俩最好不要同时站在一块砖上。”
“是,万一你掉下去我可以拉你一把。”雷狮从刚刚的狼狈中回过神来,通过逞无谓的口舌之快让自己放松。
安迷修已经无心跟雷狮斗嘴,整颗心都吊了起来。他把身上的绷带解下来,拧成一条绳子缠在自己腰上一头,另一头递给雷狮。雷狮看了他一下,把另一头缠在自己腰上。
“其实没必要,我肯定会拉住你的。”
“好了,走吧。”
不一会儿,雷狮就不得不承认安迷修做得对。这一路几乎一步一个陷阱,雷狮凭着哨兵的优秀感官几次把安迷修从被陷阱袭击拽了回来,即使安迷修不想承认,不过他在躲避陷阱上的确拖了雷狮后腿。
他们俩研究了一下,发现虽然每排砖只有一个有陷阱,但是一排一共就只有四块而已。1/4,概率很高,而且,他们俩无意间后退时发现陷阱的位置在变动。
他们俩靠在一个墙角休息的时候,安迷修看着从天上滑翔下来的海东青,再一次感谢上苍让雷狮的精神体是只鹰。
安迷修肯定雷狮听到了他那段想法,因为他看见雷狮笑得一脸得意,他的那只海东青也一副骄傲样子地挺着胸膛落到了安迷修屈起的腿上。然后顺着他的腿一滑,化回狸花猫窝进安迷修怀里。
他看到雷狮表情阴沉了一下,然后注意到他的脸色很差。
“你累坏了。”安迷修伸手去抚摸狸花猫,青草的香气很快包裹了两个人。
雷狮嗤了一声,心说还不是为了护着某个废物向导,自己几乎是把自己的感官灵敏调到了最高来应对陷阱。
“如果你不执意说我是废物,我会感谢你的。”安迷修笑着揉了揉狸花猫的耳朵,他不想跟雷狮这点小脾气生气,没必要。
雷狮一声没吭地靠在墙上闭上了眼。青草的香气抚慰了他紧张的心,让他放松下来。温泉般的舒适让雷狮很快恢复过来,安迷修看到他脸色好转,心里吊着那口气算松下来了。雷狮睁开眼看了看他,没说话。
休息好了继续前进,一路惊险,但好歹都渡过去了。
“看起来,没有想象中那么恐怖。”在跟海东青确认过终点距离不远了之后,雷狮挑着眉头不屑地说,“那老婆子说得那么惊险,我还以为会怎么样。”
“现在就这么说,还太早。”安迷修话音刚落,就像印证他的话一样,一声细微的,空气被穿透的声音钻进雷狮的耳膜。顾不得说,雷狮本能地用雷神之锤推开了安迷修,然后一道钢墙冲了过来。不,不是钢墙,是一把巨大的钢刀,一刀切断了雷狮的雷神之锤。雷狮看着手上的武器慢慢化为碎片,心里咯噔一声。刚才要是慢一步,安迷修就完了。
‘雷狮!你没事吧!’
‘没事。你呢?没缺胳膊断腿吧?’
‘当然没有。’
安迷修听到雷狮通过精神域的回答,心里着实松了一口气,这才环顾了一下四周,看看自己的处境。只有自己。
等等,只有自己?!
‘喂,恶党!’
‘嗯?干嘛啊蠢骑士?害怕了?’
‘滚你的。我精神体是不是在你那儿?’
雷狮看了看自己身后不远的小鹿,默默翻了个白眼。
‘是啊,它从一开始就一直跟着我。’
‘那就好…。’
‘你不是有成熟态精神体么,干嘛一直带着幼体?’
‘有特殊原因。而且,斑鹿比马灵活一些,不必要的情况下,带着它会方便。’
‘嗤,特殊原因还不愿意说么?’
他们俩望着头顶的海东青,它飞在两人都能看到的边缘。两个人就通过精神域交流着往前走。
所幸两人分开以后就基本没有什么陷阱了,都是些只算得上小打小闹的飞刀弓箭而已,一些小擦伤还不足为患。
远远地望见了出口,安迷修一直压着的心终于鼓起一点希望,终于是看到终点了!而且两个人都平安无事。安迷修能感觉到,雷狮也放松了不少。虽然他不说,但是安迷修知道,他绷着精神绷了一路,否则刚刚那一刀已经要了安迷修的命。精神紧绷了这么久,对于哨兵来说几乎是致命的,安迷修很担心他会随时倒下。
不过,还不是放松的时候…。
正想着,危险就袭击了二人。脚下的路全部塌了下去。安迷修紧忙把冷热流插进旁边的墙,下落的冲击拉着冷热流划出两道长长的痕迹,然后停下。
“雷狮!!”
安迷修连精神域共享都忘了,刚保住自己的命就急忙喊起搭档的名字。
‘这蠢蛋喊什么,活着呢。’
安迷修听到雷狮的心声,长出一口气整理自己的心情,环顾四周。
是断崖,不知道雷狮那边…?
‘别想了,我这边也一样。’
‘你是怎么躲过去的?’
然后安迷修接到了雷狮传过来的视角和他略带怒气的话。
‘等出去以后你最好解释一下。’
时间往回倒几十秒,当安迷修脚下塌陷时,雷狮这边也一样。他心里绝望地回过一句“完了”,回头去看安迷修的小鹿,希望它能逃过一劫。如果它死了,安迷修也活不成。然后他看清了电光火石间发生的事——那漂亮的小鹿冲他奔过来,在两步间化作了一只巨大的白狼,叼住他的衣领,一跃而起,跳到了安全的地方。
白狼小心翼翼地把雷狮放下,然后雷狮一脸震惊地望着这匹高大的白狼,它坐在自己面前,低着头跟自己对视。它的绿眼睛,跟安迷修一模一样。
雷狮试探性地伸出手,白狼低下头来,让雷狮抚摸他的长毛。
很硬,不过,很暖。他像是脱力了一般扑在白狼的身上,抱住它的脖子,埋在它一身青草的香气里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两个成熟态精神体么…?真生气啊,瞒我这么大的事一年。真不知道是谁说搭档要互相信任,真诚相待。
然后他听到了安迷修的呼喊。
雷狮已经彻底累倒了,安迷修让他先在白狼身边休息,自己则用冷热流轮流固定,爬到墙头上翻过去。
安迷修到的时候,白狼侧趴着,而雷狮正窝在白狼的肚皮和腿圈出的小空间里睡着,一时间安迷修联想到他的意识态精神体——常常窝在安迷修怀里的狸花猫。
安迷修落在地面上时候,海东青落在了他肩头,安迷修手一伸,狸花猫就乖顺地被他抱在了怀里。
还有几十米而已了,就算有危险,只要我保护好他就可以了吧。雷狮也保护了我一路了。
安迷修小心地把雷狮放在白狼背上,狸花猫则单手抱在怀里,继续向出口快步走去。
果然最后几十米也没有放过他们。路从他们背后开始坍塌下去,白狼冲过安迷修身边时叼走了雷狮的狸花猫,白色的身形上下摇动,几步间就过了这几十米,把雷狮送到了安全的地方。
于是雷狮在颠簸的背上醒来,停下来以后一回头就看见安迷修狼狈地在路上狂奔,背后塌陷的路像是被一头巨大的怪物一口一口吞噬,马上就要吞到安迷修了。
安迷修脚下的路塌了。
所幸,海东青已经抓住了他的衣领,带着他飞过最后两米。
雷狮从来没见过安迷修这么狼狈地靠在墙上的样子,脸色白得不像那个优雅的骑士。不过雷狮没法去笑他,因为大概自己也一样。
真的差点死在里面。两个人都心有余悸,疲累地靠在一起,坐在迷宫外的墙根等待老师们来接走他们。
听老师说他们是最后走出来的,两个人沮丧了很久,特别是雷狮没想到自己实力居然有这么大退步。不过再后来,他们听说一共就只有三组从迷宫出来,剩下两组是凯莉&安洁莉、金&紫堂幻。
雷狮内心毫无波澜,只想说fuck。

[你们猜猜另外两组比雷狮和安哥快的理由?x第一个猜中的可以点车文的梗哦x]

评论(1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