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松不是松

我胡汉三正准备回来

以心为赌3

※向哨学院设
※安雷安无差

一路跟着小鹿背后悄悄追过去,通向了学校走廊尽头的一个楼梯间。小鹿顺着盘绕的楼梯一路奔了上去,没一会儿就消失在了雷狮视野里,雷狮则毫不犹豫地追了过去。结果没追多久就后悔了——楼梯太长。
我靠,安迷修怎么找了这么个地儿。仔细想想这里好像是狙击塔,给高阶狙击手们做训练的地方吧。
雷狮累得瘫坐在台阶上,他从窗户往外望了一下,黄昏的暖光正在退去,月亮已经挂在天边,等着夜色给它披上星星的披风。雷狮甚至怀疑自己要不要继续去找他。自己的确是很好奇安迷修在干嘛,但是,自己这么关心他干嘛啊?
狸花猫回头瞥了他一眼,从楼梯上跳回来用脑袋蹭了蹭他。
“啊…。也是,都追到这儿了!走吧!”雷狮一翻身跳起来顺着楼梯继续往上冲。一开始还伴着电光一路狂奔,最后到达楼顶的门旁时几乎累得要瘫在地上。
至少有800阶!雷狮趴在门上气喘吁吁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小猫,发现这个小家伙居然一点也不累,还摆出一副嘲笑自己的样子。妈的,我的精神体怎么这么拽的?我平时这么狂么?雷狮一边皱起眉头嫌弃自己的精神体过于狂妄,一边整理好自己的心情和神态推开门。
夜幕已经彻底笼罩住一切,银河洒下的光恰到好处地照亮了一切,雷狮看到安迷修正抚摸小鹿的皮毛,像是夜的仙子抚摸银色的独角兽,寂静的美。安迷修有些惊讶地抬头看到雷狮,两个人一时间相对无言。
他就在这儿干这个?
雷狮皱起眉头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你爬上来找我?”安迷修优先打破沉默。
“不然呢?看星星啊?”
“我怎么知道恶党的想法。找我什么事这么急,不能等我回去说?”
雷狮一时之间被问愣了,低头和狸花猫对视了一下,看到它也一脸蒙圈。
总不能说直觉使然觉得你有事情瞒我…。跟小女生第六感一样,呕。
雷狮在安迷修审视的目光下走到边缘的矮墙上,靠在上面闷闷地回了一句:“谁说我找你,我看星星。”
安迷修忍不住噗嗤地笑了,“明天的大型实战考核,你准备好了么?”
“当然啦,你别拖我后腿就行。”
说起这个,雷狮立刻一副轻松而自信的口气,刚刚的窘迫烟消云散。安迷修无奈地笑了笑,问了一个几乎噎住雷狮的问题。
“雷狮,你来凹凸学院,是为了什么?”
“哈——?!什么奇怪问题啊?”
“是为了自由吧,朝夕相处这么久,大概也了解一点。”
雷狮原本想把这个话题强行越过去,但是跟安迷修对视的时候,他的话又憋了回去。
那双漂亮的绿眼睛里,盈满了愁绪,在星光下显得温柔而忧郁。安迷修在微笑,笑得很温柔,跟平时公式化的笑容很不一样,让雷狮没法回避。
“啊……是。我绝对不会去服该死的哨兵役的。”
“哈哈,想也是呢。”
“那你呢,安迷修?你为了什么?按你的性格,应该乐得参军吧,天天唠叨骑士道。”
安迷修先是一愣,然后苦笑了一下,沉默着挪开了自己的视线。安迷修大概能猜到雷狮来找自己是做什么,因此一直在回避。
但是亏恶党也会关心自己,那么,就不要说谎了吧。
“为了骑士道。”安迷修整理好自己的心情,认真地对上雷狮的眼神。
哈?别用这么蠢的理由啊?骗鬼呢?
这句话就挂在雷狮嘴边,但是他说不出来。那副神情,一如既往的认真,又莫名地透着悲伤。配上这个背景,像是与什么诀别的誓言。
噫,真恶心,我这什么想象啊。
雷狮搓了搓自己的后脖颈,选择了沉默。
他总觉得今天安迷修很不一样,多愁善感似的。是了,就是这个词。平时安迷修很少表现出自己的情绪,几乎没有情绪。今天雷狮从他的神情里看到了太多不一样的东西,一时半会儿,雷狮也说不清是什么,但是很沉,压得人喘不过气。
“安迷修,你……”
“雷狮,明天的实战,就不要下死手了吧。你不热衷于杀人。”
“别说的跟你很了解我一样。”
安迷修没有介意雷狮的话,皱起眉头继续说了下去。
“这个地方就是个轮盘赌场。每个人准备好的赌注都是不一样的,但是,大多数人都没想到进了这个赌场,赌注就不由自己下了,胜者想要什么,败者就要交出什么。”
“看来骑士先生不是幼稚鬼啊?那还做什么保护他人的事?”
“可以用命做赌注,但是不能失去信仰。你不是也一样么,拿命下注,来换取自由?”安迷修对着雷狮笑了。雷狮说不出反驳的话,气恼地踢了一脚地上的石子。他看不懂安迷修那微笑里隐藏的究竟是什么样的阴影,但是他能看出来,安迷修像对争强好胜的孩子一样对待他。
看来今晚什么也问不出来了,雷狮恼火地从安迷修身边撞过去,走向楼梯间,推门,打不来。
“我靠?!”雷狮登时决定给它一脚,安迷修赶忙把他拦下来。
“这门有点坏了,我来。”
安迷修把门用力推开,然后后撤一步伸出右手:“走吧。”他那一脸调笑分明和绅士的行动不符合。
雷狮冲他翻了个白眼,再次撞着他从身边经过,然后无意间,他清楚地看到安迷修手腕上的绷带松脱了一些,那下面有什么图案。
是什么…?
直觉使然,雷狮没有去扯开安迷修的绷带。
等明天过了再说吧。

评论(7)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