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松不是松

我胡汉三正准备回来

盛宴

@🐊着色🐊 老师的小丑设定,求不嫌弃!
※有轻微的设定补充

深夜刚临的集市街是狂欢的圣地,各种人都聚集于此参与夜的狂欢。他们彼此之间能区分得很清楚,富人和穷人,小姑娘和醉汉,巡逻警察和小偷等等,使人看得眼花缭乱。
只不过,凶恶的猎手只看到了丰盛的狩猎大餐,在他眼中,只有血液,脑浆,心脏。
一声炸雷般的声音和耀眼的白光击过喧闹的人群,他们在疑惑中回头望去,看见街口的建筑冒着电光,期间夹着抽搐着倒伏的人群——不,也许应该是尸体——和踩在上面走来的青年,脸上的小丑妆容和笑容彰显着杀人魔的身份。
“是闪电恶鬼!快——快跑!”随着这一声尖叫声炸入人群,人们潮水般涌向另一个出口。
“逃吧,耗子们。”
恶鬼笑着说出这样一句话,抓着栏杆一翻身爬上一家店的屋顶,俯视着小虫子扑向另一张蜘蛛网。
伴随着恶鬼嘶哑的笑声和街道尽头另一个出口的尖叫声,人流再度涌了回来。人群中不时有人摔倒,尖叫声充斥了整条街。
恶鬼只是站在上面笑着欣赏这一幕,挑选了最慌张的一个人,飞奔到他头侧的屋檐,同时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巴掌大的盒子。几个拆拼之间盒子变为了半人大的锤子。恶鬼一翻身对着他跳下去,手中的锤子狠狠凿碎了这人的脑袋,血和脑浆飞溅出来,沾在他的衣角,使恶鬼激动起来,立刻挥动锤子直奔下一个人。
突然一颗子弹擦着他的手臂打断了他的进攻。
是一个便衣警察。
只可惜,这个警察只来得及用枪口对准恶鬼,就失去了行动的机会。
一把蝴蝶刀旋转着横飞过他的脖颈,溅起一片鲜血和尖叫,正削着那恶鬼的耳尖插进他背后的墙面里,刀柄摇晃着拍在他脸上。
从惊恐的人群中走出一个人,步伐优雅庄重得像参加晚宴的骑士,脸上的小丑妆容却与那恶鬼相差无几。
可怜的警察,从来没人知道闪电恶鬼有搭档。也难怪,没有人从他手上活着逃走过。
“安迷修,怎么这么慢?”
“刚把带枪的都解决了。雷狮,你就不能小心一点么?”那人走过去把蝴蝶刀拔下来,右手手指一转把刀甩出两个反手风车,银色的刀光从右手飞向左手,拇指稳稳夹住刀柄,手指一展一收把还在转圈的刀收起。
被称作雷狮的恶鬼冲着他翻了白眼,把锤子扛到肩上。
“又没有女人在看,秀什么技?”
“这是为了甩掉上面肮脏的血。”
“嘁,搞不懂你。”
雷狮转身准备继续自己的屠杀,从安迷修身边过的时候感觉耳朵刺痛了一下,伸手一摸,是刚刚被划伤的地方,血染了一手。
回头看的话肯定会被恶心到没有玩下去的兴致。这么想着,雷狮冲向了人群。一时间,尖叫和鲜血飞溅。
安迷修没有加入雷狮的屠杀盛宴,翻上房顶选了个好位置,把玩着自己的橙色蝴蝶刀观赏雷狮的身影。雷狮在回头这件事上的确猜对了,如果刚刚他回头,会看见安迷修一脸陶醉地舔着指尖流下的血——从雷狮耳朵上抹下来的。
“真是太美了。”
——————————————————
“下面将为我们带来表演的,是人气搭档组合——机械飞刀!掌声欢迎!”
尖叫声很快淹没了主持人的声音,甚至要盖过音乐。
在聚光灯的照耀下,棕发男子走上台来,优雅地向观众们行礼,右手捏着一柄蓝色的蝴蝶刀将手指竖放在自己嘴前,带着一点宠溺的声音迅速将尖叫灭了下去。
“安静一点,这样才不会错过刀的美丽。”
“那么,亲爱的观众们,我的搭档要迟一会儿再来,先由我给大家带来一段表演吧。”
说完安迷修再度向大家鞠一躬,随后他右手向后挥动,带动身体一转,左手的橙色蝴蝶刀拉出一条弧线展为风叶从手中弹跳出来。
橙色和蓝色的刀光像轮盘般在聚光灯下交替飞转,上下摇动,在手指的牵引下绕着主人跳跃,从胳膊下、背后、抬起的大腿下飞过再稳稳地回到主人手中。
女性兴奋的尖叫声跟随着刀的动作此起彼伏,表演者的笑容击穿了无数粉丝的心。
雷狮站在灯架上方看着,只觉得可笑。
有哪个可爱的小粉丝能想到,她们崇拜的帅哥,擅长一切刀具的飞刀小丑安迷修是个变态杀人魔呢?
说起来,安迷修平时帮自己清警察时候从来不用这两把漂亮的蝴蝶刀,一直用得是一些普通的银色刀。
正当雷狮胡思乱想的时候,蓝色的寒光从自己耳边飞过,划出一道血痕,绕过他的头顶落下去。
艹他妈的安迷修!又划耳朵绝对是故意的!
果不其然,雷狮看到安迷修接住刀子以后一挥手像是不经意一样摸了摸耳朵,那双绿眼睛里的笑意气得雷狮翻了个白眼。
当然不止翻个白眼。
一个小盒子落到安迷修脚边,然后伴随着轰鸣和电光,雷狮从灯架上一跃而下,再度引起观众们的尖叫,带着一点恐惧的尖叫。
“别叫,废物们。”
刚刚落下的小盒子展为了一个气垫,雷狮一个前滚翻下来落在舞台上,抬着下巴甩下这么一句话。
“哦哦,来了!各位观众,这是我的搭档雷狮,被称为奇迹机械师的天才!”
安迷修笑着向观众介绍雷狮,换来雷狮一个白眼和狠狠一个撞肩。雷狮丢下搭档满面春风的笑容,绕着舞台一边走一边把手上的方块拆成小方块,零碎地撒了一路。然后他拽着安迷修走到舞台中间,说出了一句让安迷修后背发寒的话。
“今天,我和我的搭档,要给大家带来的是电击小丑。”
话音刚落,雷狮已经把自己的锤子准备好,迎着安迷修的头捶下来。
本能地,安迷修抓着雷狮的肩一个回身转到他另一侧,一回头看见电流从雷狮正前方的小方块击入雷狮的锤子。
还好没用小刀去架…。
安迷修庆幸了一下,一个前滚翻躲开雷狮的下一波攻击。他冲着雷狮阴冷的表情咧嘴笑了一下,用口型对他说:“别这么生气啊,对搭档下死手诶。”
“呵。”
雷狮冷笑了一声,攻击架势反而变得更加迅猛。二人就这么在舞台上打了起来,而观众们都以为是表演。
起初是雷狮单方面的进攻。雷狮怒吼着把电流劈向安迷修,安迷修笑着欣赏雷狮的样子,时不时用口型说一些激怒雷狮的话,雷狮越是发怒,安迷修越是兴奋。
到后来安迷修被越逼越紧,不得不做出回应,在几个闪避动作间将身上的小刀准备到手上,一个前滚翻接上双手把六只小刀往前一送,正贴着雷狮的身体擦过他的衣服边缘。雷狮只觉得眼前寒光一闪下意识地后躲,然后安迷修借着这个空隙迅速贴近雷狮,左手从腰间抽出蝴蝶刀划出一条圆弧展开刀刃贴上雷狮的脖颈。
是我赢了。
安迷修用口型对雷狮说完露出一个笑容,凑到他耳边在他的伤口上亲了一下,轻声说:“抱歉。”只是那声音里毫无歉意。
雷狮恼火地推开安迷修,把锤子往地上一砸,哑着声音说:“表演结束,谢谢。”然后丢下安迷修就转身下台。
——————————————————————
机械飞刀,小丑组合。这是雷狮和安迷修在明面上的身份。
作为小丑进行表演是两人搭档之后才有的事情,因为安迷修通常在散场的观众中找寻自己的目标,而且他享受于此,所以雷狮就陪他做了这个组合。
其实原本雷狮是“独行侠”,他们算是偶然碰见的。
那是雷狮初出茅庐的时候,作为新手有些不谨慎,被一个便衣警察打中了胳膊。然后安迷修出现了,一刀干掉了那个警察。
他现在真的不想说这个变态帅气,但是当安迷修单膝跪在他面前,一边飞出一把小刀干掉背后另一个试图反抗的人,一边问雷狮“带枪的我都帮你干掉了,作为回报,做我的搭档怎么样?”,他的确不可抑制地心动了——跟一个谨慎而帅气杀人魔做搭档,太棒了。
于是他现在蹲在一个倒霉的保安尸体旁边,在博物馆的楼道里把一具死尸电得抽搐。
他能听得见女性的哭声从大厅里传来,安迷修正在那里“作画”。
这是他的喜好。他把杀人当作一种艺术。
雷狮曾经去看过安迷修杀人。他会跪在女子面前亲吻她的手、脚、脸颊,然后用他那把橙色的蝴蝶刀割开她的衣服,一寸寸抚摸着大腿的皮肤,闭上眼睛寻到大动脉的所在。
“是这里。”
然后蓝色的刀刃没入皮肤,在安迷修手中灵巧地转动,鲜血喷涌而出。在另一条腿的同样位置,橙色的刀刃挑断了血管。
这时候安迷修把她扶起来,用一支尾翼是玫瑰的箭刺穿她的双手将她钉在墙上,亲吻着她流下的眼泪柔声哄她不要哭。
安迷修凑在她耳边说了很多话,雷狮没太听清,大约是些“你会变得更美,相信我”之类的话。
等女子已经彻底无力继续挣扎的时候,安迷修会开始操刀作画。雷狮被安迷修挡住看不见他画的过程,只听见那温柔的声音在念叨着告诉女子他画了什么。
“这是一只天使,瞧啊她的脸旁跟你一样美丽。”
“哦你放松一点,她的翅膀要是折了就不能回天堂去了。”
“瞧,她的小脚多么可爱。”
……
最后,安迷修蹲下来在她脚底各划开一道,再次在她脚上落下一吻,陶醉地站在自己的作品面前欣赏许久,带着狂乱的笑意向雷狮走过来,用自己血淋淋的手摸上雷狮的脸颊。
“艹,别摸我。”
“真美啊,雷狮。”安迷修手指一转展开自己的蝴蝶刀在他耳边轻轻贴了一下,然后觉得自己喉咙一紧。
“你觉得自己顶得住几百伏特?”雷狮眯着眼睛盯着安迷修。
“冷静,雷狮,我的技术还不到能处理你这么美的艺术品。我就是,”说着安迷修抽回自己的刀,在雷狮耳朵上划出一道,然后将刀刃上的血舔掉,笑得雷狮掉了一地鸡皮疙瘩,“尝尝餐前甜点。”
回想起这个场景让雷狮感到不快,他摸了摸自己的耳朵,总有一条棕色的血痂——安迷修的手下得太准,每次都是一个地方。
“雷狮。”
“哦,完事儿了?”雷狮从地上起来,右手将锤子转了一圈换到左手上,手一抬打开安迷修凑上来的手。
“雷狮,你真……”
“艹,你给我闭嘴。”
“别这么暴躁,虽然暴躁的你也很美。”
“老子让你闭嘴。”
雷狮已经逐渐习惯了安迷修的变态加话唠,一路吵架着回到公寓。
“雷狮。”
“我靠,都他妈要睡觉了你能不能安静会儿?”
“晚安。”
“啊。晚安。”
偶尔还是能正常点的。
雷狮这么想着,翻了个身背对安迷修,安迷修伸手摸了摸他的耳朵,雷狮挪动了一下继续睡觉。
“我爱你。”
他没听见安迷修的低吟。

评论(22)

热度(8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