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松不是松

我胡汉三正准备回来

情利双生·三

※abo,私设世界观
※异色米英

夜的深蓝笼罩整片群岛,狡黠的月光和璀璨的银河争相把银白的光芒洒向大海和岛群,在艾伦红褐色的头发上打出不和谐的白光。接连48小时的劳累仅仅让他睡了一夜安稳觉,噩梦很快就打败了劳累重新占据艾伦的夜晚。艾伦靠在落地窗上凝视着无边的大海,通过分析线索和局势来赶走噩梦在他脑海的残留。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艾伦这几天不能过多行动,否则一直以来的伪装、周旋都失了意义。他还不能让对手发现他不是个蠢货。
而且其实也没什么好行动的了,接下来就要等,等探子不断传回消息。
现在面对的最主要的问题就是看不清对手的真实目的,如果只能获得对方动向,被动地防御,很快就会被“攻破”。只是森精灵的行动一向谨慎,记得当年在森精灵的领地偷偷旅行时,就知道他们对外族警惕心有多强。想从森精灵那边探来是不可能的了,又不知道该去哪儿探得真相。
人鱼,龙精灵,森精灵,人鱼,森精灵…。艾伦闭上眼睛来回念叨了几句,突然想起来前阵子天使的城都偏离了轨道,貌似正在往龙精灵的领地方向飞来。
简直乱套!
他将手伸进水里捧起一把泼在脸上,感受冰冷刺痛他的皮肤。
“你在自杀么?”
不知何时,人鱼已经在台面的沿上靠着,逆着月光看过去,眼睛的亮蓝色和月光在大海上打出的银光融合在一起,直勾勾地挑着艾伦的注意。他不禁愣了一会儿,才冲奥利弗翻了个白眼。
“你这是什么鬼问题?”
“书上说水能杀死龙精灵。”
“即使对手不反抗,用你这一池子水也杀不了最贫弱的龙精灵。”
“这么厉害啊。”
人鱼托着下巴趴在台面上,闭着眼睛唱起来:“好饿好饿好饿,我真的好饿,好饿好饿……”
“什么鬼歌曲。”艾伦把自己的视线从他一跳一跳的喉结上移开,翻了个白眼。明明这么好听的声音,唱的这是什么啊。
“我真的饿了。”奥利弗盯着他说,“虽然只要有水我就不会死,但是这种一两天不吃饭我会饿。”
这时候艾伦才想起来,自从自己回家来,照顾人鱼的事大卫就没再管过,自己因为烦心不想吃东西,更别提惦记着人鱼,自然也没人给他做饭。
奥利弗看到艾伦转身进厨房的时候,心里悄悄松了一口气。不吃东西可不是饿这么简单,如果被饿上三两天,人鱼就会脱力失去行动能力,接下来就意味着会被强制标记了,那真的可怕极了…。奥利弗这么想着,就趴在台面上疲惫地闭上眼睛,不一会儿在海浪声的催眠下进入了梦的领域。
————————————————
早听闻人鱼的眼泪是奶白色的,创世神时代人类有传说喝人鱼的眼泪能够长生不老。
能不能长生不老不知道,总之是甜的就对了。艾伦这么想着。
时间稍微往回推一点点,艾伦端着牛排回到平台上来时候奥利弗刚好从睡梦中惊醒,脸上挂着泪珠毫无自觉。艾伦一手把盘子和餐具递给人鱼时魔怔了似的伸手帮他轻轻抹掉眼泪,然后凑到嘴边舔了一口。奥利弗下意识紧闭着眼睛躲了一下但是没有躲过去,然后就愣愣地看着他,瓷白的脸颊上没有一点颜色起伏,艾伦却被他盯得脸发起烧来,赶忙起身走到窗旁坐下看向窗外,他自己的心情就像大海一样起伏不定。我应该控制自己。艾伦闭上眼睛疲惫地想。
不多时,海浪声里拌入了一阵带了一点模糊的歌声,声音跳脱着搅乱了平静的海声,更搅乱了那窗边的龙精灵。
“吃呀吃呀吃呀,吃呀吃呀吃,吃呀吃呀吃呀……”
那人鱼塞了一嘴的牛排,还不肯停下自己愉悦的歌声。大眼睛望着月亮,一副情深的神情,只可惜嘴角流下的汤汁破坏了气氛。
艾伦冲他招手示意他过来,于是这吃得心满意足的人鱼就坐在他身侧继续唱着。艾伦无奈地摇摇头,伸手帮他把嘴角的汤汁擦掉,而奥利弗则毫不在意地继续歌唱,这时他已经换了一首温柔和美的曲子,和大海的低吟和在了一起。
艾伦静静地看着他,沉浸在人鱼的歌喉里不可自拔,看着月光给瓷白的人鱼镀上银边,他长长的尖耳上零星几片蓝鳞像是宝石,而人鱼自己,就是海的宝物。
我得控制自己。艾伦闭上眼睛尝试让自己平静下来,不断告诉自己要冷静下来。人鱼就在眼前,还不从他这里探消息,艾伦你疯了么?艾伦啊艾伦,控制你自己,快从人鱼口中套出消息来。
“小家伙,你多大了?”
“我不一定比你小,你凭什么叫我小家伙。”
看着奥利弗瞪大眼睛不满的神情,艾伦不禁失笑。
“小家伙,60年前我还在大陆上流浪时候,就已经超过你们人鱼年龄的最大限度了。”
“你在大陆上流浪过?这么有意思!你给我讲讲吧。”
看着奥利弗期待的眼神,艾伦吞下一口口水,闭上眼睛。
“你先给我讲讲你离家出走的事,我就给你讲。”
“成交!不过今天我困了……”
奥利弗打了个哈欠,艾伦情不自禁地伸手帮他蹭掉流下来的泪珠,自言自语般说了一句:“刚刚你做噩梦了吧。”
奥利弗愣了一愣——然后海的宝物沉入了沉默的幽暗中——他点了点头。
艾伦叹口气,闭上眼睛靠在窗户上,话在嘴里轱辘好几圈,最后只说了一句:“老在这儿睡可以减少噩梦。”过了一会儿又几不可闻地补了一句“你要是想,可以靠在我身上。”
于是人鱼沉浸在龙精灵身上可可豆的浓香和源源不断的热气中安眠,而龙精灵享受着人鱼身上的甜香和梦乡中不受控的柔声的歌入睡,紧紧依偎在惨白的月光下。

评论

热度(20)